【紫禁论学】第一期“香雪与乾隆”

时间:2022-01-24


  新年伊始,紫禁论学首期活动“香雪与乾隆”于1月14日下午在研究室资料室举办。研究室王子林主任、故宫学研究所张淑娴研究馆员、书画部许彤副研究馆员主谈,王子林主持,院内多部门的专家和业务人员到场参与互动。本次活动由研究室主办,研究室资料组承办。


主谈人许彤

  王子林首先对紫禁论学活动进行简要介绍。“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作为沙龙性质的学术讨论活动,紫禁论学的创办旨在通过主题讨论,汇聚学术爱好者,增进学术交流,碰撞思想火花,促进学术增长。


讨论现场

  接着三位主谈人依次分享畅谈新成果、新观点。
  书画部许彤副研究馆员以“乾隆朝‘香雪’空间中的宣石与画境”为主题开启讨论,主要从空间、贴落画境、宣石趣味等三方面进行阐述。
  紫禁城内存在多处与书房有关的原状空间,其中最令人震撼的是香雪。香雪位于养性殿西暖阁中,属养性殿之西耳殿,是乾隆皇帝计划归政后颐养天年的太上皇宫中一处神秘的私人空间。进入养性殿西暖阁,向北穿过狭长的过道即进入有佛塔和挂满唐卡的仙楼,再向西穿过嵌有松竹梅图案的圆光门,即进入了一个和松竹梅主题密切相关的空间。再向南即进入长春书屋和香雪的世界。打开进入香雪的木门,室内由白色宣石堆叠而成的假山顶天立地,高低错落,占据了室内的大部分空间。宣石山背后是通体青蓝色背景的松竹梅花鸟贴落。香雪空间现较好地保存了乾隆朝的原状面貌,其整体给人带来巨大的视觉震撼。
  香雪入口的内侧高处悬挂着乾隆帝御题“香雪”二字的木质匾额,其背景为冰裂纹梅花图案,意在彰显香雪空间的主题。因养性殿香雪是仿建养心殿梅坞而成,二者的匾额也是有着相同的规制和图案。香雪西墙有玻璃方窗一处,安装于乾隆三十九年。窗旁是宣石宝座,为乾隆皇帝安歇之处。宝座上的织绣软垫也布满冰裂纹和梅花的图案。香雪空间南侧的木质落地门窗,也是通体为冰裂纹与梅花图案的组合。门窗外也有假山,和香雪室内的宣石山相互连接延续。窗外的园林景色中,除了假山外,还种有松竹梅等植被。香雪室内宣石假山的背后,三面通体花鸟画贴落同样也是表现的松竹梅主题。室内外的假山连通、松竹梅亦真亦假,在乾隆皇帝热衷于制造的视错觉中,香雪内外的空间和意趣得以圆融贯通。


香雪

  许彤介绍完了香雪的结构和装修后,对西、北、东三面墙上的贴落的绘制者进行了考证。贴落背景青蓝色,如冬季寒冷天气下的晴朗天空,上绘松竹梅与雀鸟形象,造型生动。结合活计档等资料,乾隆四十年前后,杨大章曾大量参与太上皇宫内的贴落绘制工作,其中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有一条重要记载:“二十一日接得郎中图明阿押帖内开:初十日首领董五经传旨:宁寿宫养心殿香云殿内三面青地墻着杨大章画松竹梅。”在众多宫廷画家中,杨大章尤擅花鸟,他绘制的松竹梅贴落通过和宣石假山的组合,以及与室外园林中真实的天空、假山、植被相呼应,制造出有趣的视错觉空间。

松竹梅贴落

  香雪中堆砌的石山名曰宣石,宣石也叫宣城石、宣州石,产于安徽宣城一带,以颜色全白者为贵,明代造园名著《园冶》载其“俨如雪山也”。香雪中的宣石山通体白色,使人有雪景之感触。宣石流行于晚明清初。于室外窗下建造山石,在明代已十分流行,《园冶》中提到了多种造山的方式,其中一种是“室内山”,也即“内室掇山”,书中还记有“书房山”:“书房中最宜者更以山石为池,俯于窗下,似得濠濮间想。”逐渐于窗下或室内叠山成为一种文人的雅好。
  除了香雪中堆砌宣石外,乾隆还于养性殿东西配殿、乐寿堂西暖阁等处堆砌宣石,特别是养性殿西配殿曾一次向苏州织造全德要宣石六千斤用于堆砌室内悬山。许彤称堆砌宣石在清代形成了宫廷内外的时代之风,成书于乾隆六十年的《扬州画舫录》中载:“若近今仇好石垒怡性堂宣石山。” 而且扬州名园九峰园中“窗外点宣石山数十丈”。
  最后许彤阐释了香雪的主题与寓意,认为梅花与春天,是乾隆一生中的大命题。从潜邸时期的梅花书屋开始,梅花俨然成为了乾隆皇帝的一种象征符号。乾隆帝的多幅御容形象也常常有梅花相伴左右。香雪中通体白色的宣石山仿佛覆盖着皑皑白雪,晶莹剔透。白色的宣石和冰裂纹图案一样,都意在点明时间和寒冷的温度,只有大雪中的松竹梅,才是真正的岁寒三友。宁寿宫区域室内外大量陈设包括玉山子在内的各种山石,香雪宣石山作为其中的代表,承载着乾隆皇帝建造太上皇宫的理想。联系玉粹轩通景画贴落中的对联内容为“亿万人增亿万寿,太平岁值太平春”和乾隆的“京城生春诗意图”及《生春诗》,体现乾隆春与寿的理想。

 
临窗御座

  许彤介绍了她的论文《乾隆朝‘香雪’空间中的宣石与画境》后,对谈随即展开,张淑娴研究馆员主要谈了香雪与梅坞的历史沿革和相互关系,她认为,探寻香雪不应孤立,而要联系梅坞。养性殿仿照养心殿建造而成,二者空间结构基本一致。根据档案记载,梅坞与香雪之间有相互仿建的关系。梅坞与香雪的建造与乾隆帝南巡途中多次到访苏州邓尉山香雪海有关。邓尉山遍植梅花,花开香飘十里、犹如白雪,故称香雪海。乾隆喜爱梅花,因此梅坞与香雪都与梅花主题相关,二者之间也存在诸多相似和联系。根据档案记载和现存原状,张淑娴推断:梅坞的现状保留了道光时期的状况,而香雪是乾隆时期遗存。


 

古建专家张淑娴老师

  张淑娴指出,建筑是功能、艺术与文化的融合,托物言志是文人表达志向的一种方式,乾隆帝亦然。如三友轩将岁寒三友与孔子的“益者三友”相结合;三希堂不仅因为有三幅稀世珍宝,更与“希贤、希圣、希天”相结合来表达内圣外王的理想。香雪以松竹梅为主题意图表达更深的文化内涵。
  王子林对以上二位主谈人的观点做了点评,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乾隆帝的香雪本质上是书房山,假山最初出现于文人的花园中,然后于书房中累山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乾隆的香雪与文人书房山有关,但又有区别。明末清初文人的书房山仅仅是山,但乾隆的香雪引入“三友”松竹梅,这是一个创造。从孔子到苏东坡,“三友”的内涵经历由“友直、友谅、友多闻”发展为“松、竹、梅”的过程,从此文人找到了自己的精神镜像,历代相沿,成为文人的精神象征。松竹梅生长于寒冷季节,代表了文人气质,而乾隆本身具有文人情结,松竹梅的引入是其必然。乾隆建造香雪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对苏州邓尉山梅花的喜爱;第二,文人情结,把“三友”松竹梅引进香雪,修身养性;第三,对长寿永恒的追求。乾隆帝建造香雪,不仅是文人情结的体现,也是文化的象征,其中包含他的帝王思想。
  王子林进一步解释:梅花代表诚信,梅花怎么会跟诚信有关系呢?乾隆说“梅报春信谅也宜”,谅为诚信之意,梅花每年按时开放,只要梅花一开放,春天就来了,所以梅花代表了上天的诚信。有一幅画曰“平安春信图”,画中二人传梅花,其实是在传递一种上天的诚信。乾隆帝把文人情结、儒家思想融合在了梅坞、香雪之中。

玉器专家徐琳老师

青年学者仇泰格

古建专家李越老师

张淑娴与刘学军交流

  三位主谈人发言之后,意犹未尽,参加沙龙讨论的各位老师继续围绕香雪的功用、内部结构、周围环境、陈设、梅花的品种以及对乾隆帝的历史评价等相关话题与主谈人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徐琳、李越、张丽、徐斌、张燕芬、仇泰格、邓晨钰、刘学军等老师都谈了自己对香雪的理解和认识,提了很多问题,比如香雪白色的宣石山是否与乾隆的藏传佛教信仰有关,陈设档记载香雪有“北床”和“南床”,二者的具体位置在哪?现在看到的香雪是否是乾隆时的原状?明代书房山的形式与香雪中的形式是否一样,乾隆修建香雪的目的是什么?引发了热烈讨论。本期论学,从一个小题目说起,扩展到当时的时代风尚、文人的精神世界以及乾隆的文人情结和梅花情结,别开生面,引人入胜,正如王子林说的那样,今天这个论学只为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如有可能,各位老师可由此发轫,写一本《乾隆与香雪》的书,这便是今天紫禁论学的最大收益。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