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延年》(总本)
《福寿延年》(总本)
《福寿延年》(总本)

【《福寿延年》(总本)】

  《福寿延年》(总本),清,不著撰者姓氏,清昇平署朱墨抄本。昆腔。唱词旁附注曲谱。半页8行,行14字,小字23字左右。抬头行24字左右。开本29.7cm×24.5cm。墨笔楷书,朱墨句读。书衣正面加注“响排”、“沈大”字样。天头或有眉批。一本六出。
  清光绪五年(1879年)六月二十六日宁寿宫承应戏(辰初二刻五分开戏,未初二刻十分戏毕),光绪十年(1884年)六月二十六日宁寿宫承应戏(辰初二刻开戏,未正十分戏毕),均有此剧。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十月初十日颐年殿承应戏,巳正一刻开戏,申正三刻五分戏毕,有大人看戏,有此剧前三出。
  本剧系清宫皇帝和皇太后万寿圣诞承应剧目之一,写“恭遇当今圣母圣主万寿圣诞”,木工金母率群仙往神州庆贺,方朔和毛遂等争献仙椹、仙露的故事。戏分六出,每出的标目及内容如下:
  第一出“芬灵开宴”。东华帝君在芬灵宫大排筵席,请金母与十洲三岛男女真仙赴宴,共议恭贺“皇太后四旬大庆”。黄石君、白石安期生、黄初平、杜兰香、萼绿华、吴彩鸾和弄玉同往芬灵。半途又遇刘纲、黄安、宁封子和卫叔卿蒙木公相召亦赴宴芬灵,而麻姑和细君已随金母先行。神荼和鬱垒奉金母法旨小心看守芬灵,迎接众仙赴宴。
  第二出“相嘲误筵”:东方朔与毛遂于赴宴途中相遇。东方报怨毛遂偷瓜自己挨打,毛遂责备东方朔变作假毛遂骗走瓜,又指使仙童将自己痛打。二仙一路嘲讽争吵,耽误时间,到芬灵宫华筵已散。卫叔卿等醉饱而归,嘲笑二仙饿着肚子装饱,告诫尽早准备寿礼,像去年那样到广成子那里偷瓜可不行。
  第三出“窃果巧赚”:东方朔与细君夫妇回至洞府,商议以何物作寿礼。细君说碧海中生长有扶桑仙椹,树高数千丈,树围两千丈,九千年长一次果实,人若食之长生不老,遍体金色。此树有周围纯阳之火,东方朔道术浅微难克,由细君初更前往窃取。夫妇二人的谈话被悄悄跟入洞的毛遂窃听。细君来到仙树附近,发现有旸谷子的仙童看守,怕偷盗行径被发现,遭人耻笑,遂变作金眼毛遂的形象行窃。因弄断折枝惊醒仙童,细君使分身术,化身抵挡仙童,自己窃走仙椹。毛遂变作东方朔半途接应细君,骗走仙椹。细君等着随后追来的旸谷子,指引毛遂所居碧云洞的方向。
  第四出“佳酿长生”:细君回至洞府见到东方朔,料想上了毛遂的当。毛遂回至碧云洞,吩咐仙童将仙椹与八仙酿合制为万寿长生露,届时贡献御筵,以表诚敬之心。旸谷子认定毛遂盗窃仙椹,率日驭童子等找上门,擒拿毛遂。躲在一旁的东方朔趁双方战斗,悄悄溜进洞,窃走万寿长生露。毛遂无法脱身,供认细君。旸谷子押毛遂去找细君。
  第五出“露进延年”:东方朔回府将万寿长生露交细君。旸谷子与毛遂要细君交出仙椹,细君承认为了欲效葵诚恭进异宝而折取一枝,但中途被毛遂劫夺。毛遂说把仙椹泡了长生露。旸谷子与毛遂回碧云洞去取,发觉长生露踪迹全无。毛遂无言以对,赶往朝贺。旸谷子等紧追。
  第六出“共祝无疆”:东方朔捧福寿延年露一瓶与细君至木公金母处,群仙聚齐。旸谷子仍追打毛遂索要仙椹。木公金母命毛遂还仙露,毛遂指认东方朔所献仙露是自己的。而细君早已将宝瓶原上写“万寿长生露”黄签换为红签“福寿延年露”了。毛遂说:“这瓶是我的。”东方朔说:“名儿是我的。”细君说:“仙椹是我的。”旸谷子说:“仙椹的树却是我的。”群仙大笑,木公说:“普天之下皆是圣母的疆土,万物皆赖圣母慈训化育滋培,哪是你我的?一切贡献之物皆圣母皇太后所有,不过表个人诚敬之心,何分彼此?”群仙同往神州,呈献“福寿延年”之瑞。
TAG标签耗时:0.096328973770142 秒

撰稿人:白伯缟


关键词: 总本 昇平署 昆腔 书衣 响排 天头宁寿宫 承应戏 二刻 皇太后万寿圣诞承应 东方朔 方朔 东华帝君 女真 白石生 白石 安期生 吴彩鸾 麻姑 广成子 折枝 八仙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