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宫廷的艺术:中国“末代皇帝”与临别纪念的艺术——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五十讲

2019-01-16

  2018年12月20日下午,故宫研究院邀请来自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马啸鸿(Shane Francis Marcus McCausland)教授举办了题为“放弃宫廷的艺术——中国“末代皇帝”与临别纪念的艺术”学术讲座。此次讲座为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五十讲,由故宫研究院主办,研究室和中外文化交流研究所共同承办。院内多部门的同仁学习热情高涨,共同聆听了此次讲座。



  马啸鸿,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大卫德讲席教授,亚非学院艺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1999年,担任博士后研究员;2004年,受聘为都柏林契斯特比蒂图书馆(Chester Beatty Library in Dublin)东亚研究部研究员,之后担任收藏部主任;2009年,重返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执教。本科就读于剑桥大学东方研究系(专攻中国研究);2000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获博士学位,师从普林斯顿学派创始人方闻教授,撰写重新检视赵孟頫艺术的博士论文。曾多次策划中国和东亚领域的展览,并发表多篇学术论文。主要成果:包括2015年出版的《蒙古世纪:元朝时的视觉文化(1271-1368)》(中文版, 2018年,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2010年出版的《赵孟頫:忽必烈帝国的书法与绘画》(中文版, 2018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目前致力于中国卷轴图像的视觉性和媒介性的研究。


  讲座主要讨论了末代皇帝溥仪赠予庄士敦爵士的两件礼物。这两件礼物被收藏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图书馆。一件是一柄溥仪写诗落款的扇子。这柄折扇两面分别为画作和溥仪亲笔书写的题跋。但从两首诗的布局安排及笔触看,作者明显缺乏经验,显然不是溥仪亲笔。另一件是陈舒绘制的《花卉册》,该册页隐含深刻的寓意。马教授列举其中几开展开论述:第一开为牡丹,牡丹花代表吉祥或者富贵,表达了溥仪对老师庄士敦美好的祝愿;第九开,画面为菊花,题跋道“子美诗情重,渊明酒兴赊。辛酉重阳偶作于山城阁中,原舒”,跋中的辛酉重阳为1681年重阳节,而1681年康熙大帝平定三藩之乱,为统一国家清除一大障碍。溥仪赠予礼物的时间为1926年,此时他与日军勾结企图实现清朝复辟,六年后的1932年,溥仪在长春成立傀儡政权——伪满洲国。


  接下来马教授谈论了溥仪在时代的风沙尘暴中艰难逃亡的过程。郑孝胥将溥仪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绘制成手卷,后被陈宝琛题诗并命名为《风移图》。此后庄士敦根据诗句含义定名为《龙翔图》。此画并无真迹可寻,只能以模糊的照片为依据。对于真正的作者,马教授提出质疑:陈宝琛在题词中写“苏堪作图”,苏堪为郑孝胥的别号,但画作实际是以小楷书写“郑昶恭绘”。庄士敦对于画家身份的混淆误认,有两个猜测,一是庄士敦与陈宝琛、郑孝胥熟识,故意将此作归为郑孝胥;二是是郑孝胥以书法和画松著称,理所当然地认为郑孝胥能够以书法用笔入画创作了此图。实际上,从景深比例、肌理质感、画面结构和环境渲染方面更像是郑昶的作品。



  最后马教授讲道,这两件礼物即是皇帝和老师友谊见证,也是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时代特征,它们揭开了民国的政治动荡、保皇党规章的合法性及混乱的艺术世界。至于《龙翔图》至今无人知晓是否流传下来。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