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研究院古建筑研究所召开“故宫建筑史研究”启动会

2018-07-09

  2018年4月20日,故宫研究院古建筑研究所(以下简称“古建所”)在古建部会议室召开了“故宫建筑史研究”启动会,参会人员有古建所所长晋宏逵、副所长方遒、古建部副主任赵鹏、宫廷部副主任王子林、工程管理处副处长贾京健、古建部研究馆员石志敏、张淑娴、杨红、高级工程师夏荣祥、修缮技艺部技艺传承组毕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徐怡涛。


会议现场


  此次会议的核心是讨论怎样尽快构建一部故宫建筑史。在古建所成立之初,晋宏逵所长便提出整合故宫的研究力量,构建故宫古建筑专史,但限于科研人员不足,一直未能启动。近些年古建所开展了一些工作,积累了一些经验,目前具备了启动的条件。


  晋宏逵所长从必要性和重要性两方面强调了故宫建筑史研究的意义:


  首先,此课题承载了前辈的希望。故宫是中国建筑史研究开始的地方,中国营造学社从故宫出发,从读懂《工程做法则例》开始,构建中国建筑史。如今正应延续前辈遗留的课题,致敬前辈。古建所近期组织出版的《北京城中轴线古建筑实测图集》很好的体现了这一意义。


  其次,故宫古建筑的保护和研究亟需此项工作。故宫建筑史研究是古建筑保护和研究的基础工作,从1930年开始,至今尚未完成。


  再次,此课题旨在构建详实、可信、完整、系统的故宫建筑历史。截至目前,很多研究成果尚无法得出确信的结论。对于故宫建筑的年代,大都限定在一个大致的区间。我们应当朝着准确的断代结论努力。


  对于本课题具体的组织方式,晋宏逵所长给出了他的建议:与会的部处安排专人参与,组建大木、瓦石、油漆彩画和内檐装修四个分课题组,按照梁思成先生文献和实物相对照的方法推进研究工作,以老带新,加强梯队建设,制定科学合理的研究计划。各分课题组如果需要聘请客座研究员,首先应在现有专家库中选择,如不能满足,则按照《故宫博物院外聘专家管理办法》执行。


  方遒副所长表示:推进该课题主要涉及人员和经费两方面的问题。现阶段可通过项目和课题的方式来解决人员和经费问题。项目可以通过各部处纳入自己的年度计划。课题包括院课题、省级课题、国家课题等。 院内课题由本院职工负责申请;级和国家级课题鼓励本院和本院的客座研究员共同申报。

在工作中,希望大家秉持研究思维,在工作计划中开展研究,带着问题去工作,努力实现“一项工作,多重成果”。


  宫廷部副主任王子林建议:古建史研究应当与宫廷史研究结合起来,二者相互支撑、相互促进,能够使研究成果更加全面、准确,避免“各自为政”造成的不必要麻烦。


  古建部研究馆员张淑娴提到,内檐装修研究起步较晚,关注此项内容的学者不多,经过多年的档案查询和实物比对,故宫清代建筑特别是乾隆朝及以后的内檐装修脉络比较清晰。但是清早期及明代由于图纸档案缺失、实物被破坏,开展研究较为困难。不过相信在古建所的平台下,循序渐进,终会取得一定的成果。今后如有出版计划,建议能有统一的体例。


  贾京健副处长表示:古建所可以作为相关科研工作的牵头机构,工程管理处会积极配合各项工作。


  石志敏研究馆员提到,课题的关建在于实施。他建议以区域为单位开展研究。从某一完整的区域入手,搜集历史档案、实测图纸等基础资料之后,推进建筑史、建筑工艺、宫廷史等各类研究都会水到渠成。这种方式不但可行,而且高效。


  赵鹏副主任表示:课题研究的总体思路非常重要。以区域为单位推进研究是容易“落地”的方式,如果能在宏观规划的指引下进行会更好,从而避免成为“拼贴式”研究。具体到故宫而言,“普查性”的研究成果十分必要,编制一套建筑史图,然后逐步修改完善,是切实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思路。在顶层设计的框架下,只要“动起来”就是好的。


  杨红研究馆员提到:课题总体框架十分重要。故宫建筑史研究可包括多个分项,在每一个分项研究中又可以分为若干个子项研究。研究中可以从大木、瓦石、装修、彩画、裱糊、油饰等分项入手,最后把总体框架充实起来,就像搭积木一样,越垒越高。另外,故宫所有建筑目前尚无确切的断代年表,她计划梳理一套故宫所有建筑的内外檐彩画断代年表。


  北京大学徐怡涛老师表示很高兴参与此次会议。故宫近些年实施的研究性保护项目与北大提倡的强调研究优先,以研究指导保护和利用的理念非常吻合。从建筑考古学角度来看,断代需要大量的实例支撑。北大之前从斗栱入手,已经对北京地区官式建筑进行了研究,有一些初步的结论。故宫有庞大的建筑实例,在实施保护工程的过程中,校验上述结论,能够逐渐提高断代精度。通过对山西实例的验证,目前的断代误差可以保证在三四十年内,相信在故宫会更小。北大考古文博学院愿意在这个领域与故宫古建所开展合作。


  会议达成以下共识:

  一、开展故宫建筑史研究课题必要且重要;
  二、需要成立若干分课题组来具体实施, 
  三、需要有一个规划框架来指引方向;
  四、各组都要争取故宫博物院有关部门的积极参与,与故宫博物院的常态工作结合起来;分别寻找切入点启动研究。
  五、文献档案的整理工作,可以直接引用紫禁城学会的研究成果;不足的,各组自定采集计划。考古工作直接请故宫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协助。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