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保护与整理”项目组王素率队赴长沙简牍博物馆洽谈工作

2018-04-26

  2018年3月26日到30日,由本项目负责人、故宫古文献研究所所长王素带队,本所文秘吕冠军、馆员杨杨、李延彦、韩宇娇等一行五人,还有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院长张荣强、副教授徐畅,到长沙与《中国书法》杂志社编辑部副主任张永强、编辑苏奕林及西泠印社出版社社长助理徐炜会合,赴长沙简牍博物馆洽谈工作。王素所长此行目的有三:(一)商定《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最后两卷整理与善后等工作。(二)落实北京师范大学、故宫古文献研究所与长沙简牍博物馆签署“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再整理与再研究”项目合作协议。(三)协助《中国书法》杂志社、西泠印社出版社与长沙简牍博物馆商定合作编辑出版《长沙简牍博物馆藏走马楼吴简书法选粹》事宜。
 

图一  3月26日下午长沙简牍博物馆座谈会现场


  26日下午和27日下午,王素所长带领文秘吕冠军,北京师范大学张荣强、徐畅,《中国书法》杂志社张永强、苏奕林,西泠印社出版社徐炜,先后两次赴长沙简牍博物馆,与馆长李鄂权,原馆长宋少华,副馆长毛志平、杨亚峰,保管部主任雷长巍及研究人员杨芬、蒋维、熊曲等举行了座谈。


  会议首先商谈《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最后两卷整理与善后等工作。《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共有11卷,王素所长承担的最后两卷,即第10卷《竹简[玖]》和第11卷《竹木牍》,前书已于2017年3月发稿,后书正在按部就班整理中。而长沙简牍博物馆希望在前书后面附录“别册”一册,内收6000枚残断竹简的图版和释文,后书后面增加“附录”部分,内收“田家莂”残断大木简约80枚的图版和释文。这无疑给项目组增加了工作量。经反复磋商,并与远在北京的文物出版社沟通,最后王素所长决定接受这两项新增工作,并安排:前书“别册”图版和释文由中国社科院简帛研究中心主任邬文玲覆校,后书“附录”图版和释文由徐畅覆校。由于前书早已发稿,为了不影响出版进度,前书“别册”的覆校工作需要提前进行。后书仍维持徐畅初编、邬文玲覆审、王素所长终审的既定程序,只是“附录”的覆校工作亦需提前进行。

 

图二  3月27日下午长沙简牍博物馆座谈会现场


  会议接着商谈北京师范大学、故宫古文献研究所与长沙简牍博物馆签署“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再整理与再研究”项目合作协议。张荣强首先提供了一份合作协议草本。该协议草本充分考虑到各方的责任与权益。长沙简牍博物馆领导表示满意。大家一致认为:《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一书从整理到出版已经走过二十多年,剩余几卷的整理与编撰也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相关出版工作在两三年内可以告竣。而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新研究成果的不断涌现,出土文献的再整理与再研究已经成为一种趋势,《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也不例外。北师大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是简牍整理与研究的重要阵地,故宫古文献研究所更是出土文献整理与研究的重镇,由这两家单位与长沙简牍博物馆合作对《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进行再整理与再研究,是这项工作成为优质的重要保证。而早日签署项目合作协议,有利于三方提前运筹和操作,为几年后正式申报国家重大项目留下运作空间。大家商定,将在合适的时间,正式签署项目合作协议。

 

图三  王素所长在长沙简牍博物馆指导《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整理工作


  会议最后商谈《中国书法》杂志社、西泠印社出版社与长沙简牍博物馆合作编辑出版《长沙简牍博物馆藏走马楼吴简书法选粹》事宜。早在2014年,《中国书法》杂志社就与故宫古文献研究所和长沙简牍博物馆合作,出版了两期“长沙东吴简牍书法特辑”(正、续,第5、10期),刊登了五篇论文:王素所长、宋少华馆长联名的《长沙走马楼吴简书法综论》、杨芬《长沙走马楼吴简中的隶书遗韵》、蒋维《从长沙走马楼吴简看楷书的发展源流——兼谈三国孙吴地区早期楷书的演变特点》、熊曲《长沙走马楼吴简行书探析》、骆黄海《长沙走马楼吴简草书形态初探》。在书法界引起强烈反响!随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的继续公布,书法界对吴简书法的关注度更加强烈。有鉴于此,《中国书法》杂志社希望在本刊2014年两期原有图文的基础上,再次联合原班人马,强化并升级原有内容,编辑《长沙简牍博物馆藏走马楼吴简书法选粹》,由西泠印社出版社精印出版。在王素所长的协助下,经过磋商,《中国书法》杂志社、西泠印社出版社与长沙简牍博物馆就新书冠名与出版、增收吴简数量、吴简释文与定名以及论文的收录与增补等问题达成重要共识,并商定由王素所长对书稿质量总体把关。


  王素所长此次长沙之行,有力地推动了本项目善后工作及相关后续工作的开展,同时为长沙吴简书法研究打开了新的局面。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