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一讲:李米佳研究馆员《追本溯源考宣炉》

2015-04-22

  3月14日,研究院在院第二会议室组织了“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一讲,邀请器物部金石组组长李米佳研究馆员作了题为“追本溯源考宣炉”的学术讲座,就学术界尚存疑虑的“宣德炉真伪”问题,报告了近年来的个人研究成果,初步推断宣德炉是一个真实的文物存在。故宫资深青铜器专家、中央文史馆馆员杜廼松先生作了精彩的点评。来自院内业务部门及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首都博物馆等外单位的专家学者,倾听了讲座,并与李米佳先生进行了现场互动,有问有答,加深了宣德炉的学术探求。
  李米佳先生认为“宣德炉”是一个真实的文物存在,故宫收藏的“故142844冲耳乳足炉”就是宣德炉的标准器。他按照以下逻辑进行了层层推导:
  1.宣德炉被质疑起源于两本书,即《宣德彝器图谱》、《宣德鼎彝谱》。史载,宣德三年时,皇帝得到一批铜材,铸造了三千个铜炉分赐给属下。该书署名明礼部官员吕震等人所作。
  该书确有疑点。1936年,法国汉学家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详细论证了《宣德彝器图谱》是后世的伪作。根据伯希和的考证,最早提及此书的是清乾隆时期的杭世骏,他在1776年发表的一系列短文中提到了《宣德彝器谱》一书。同时期,《四库全书》的编纂者也见到了和杭世骏所述书名略不同的《宣德鼎彝谱》的文稿。该书分为八章,带有1428年的序。
  李米佳查阅了明史资料,确认吕震于宣德元年亡故,所以吕震编书实不可能,应为后人借用了吕震的名字。
  2.材质考证
  (1)“宣铜”称谓
  李米佳发现:“宣铜”一词在明代中晚期文人著作和笔记中有大量的出现,从其释义来看,指的是有“宣德”款识的铜炉,即“宣德炉”。或者泛指与“宣德”款炉形相近的不带款或带有其它款的铜炉。如明代中晚期戏曲家、文学家屠隆的《香笺》:“官、哥、定窑、龙泉、宣铜、潘铜彝炉、乳炉大如茶杯而式雅者为上。”这也是“宣铜”一词目前可查见诸文字的最早记录。
  再如“论宣铜倭铜炉瓶器皿”、“香炉蓄火莫如宣铜”以及“三代秦汉鼎彝……皆以备赏鉴,非日用所宜。惟宣铜彝炉稍大者最为适用。”等,不胜枚举。
  清宫档案中,也有明白无误的“宣铜”一说,如《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雍正四年正月初七日,杂活作:员外郎海望持出宣铜炉一件(随珊瑚顶),奉旨:着认看。钦此。于本月十一日据南匠袁景邵认看得是明朝万历年松江造等语,员外郎海望呈进讫。”
  八月“初八日,郎中海望(内务府总管员外郎)持出铜双螭耳罐一件,奉旨‘照此罐款式做宣铜的 二件、银的二件,螭耳改夔龙式,钦此。’于十二月初三日做得银罐二件,……初四日做得宣铜罐二件……。”
  李米佳认为,这应该是获得普遍认可的一种铜材。故宫藏宣德炉的材质符合宣铜的特征,是一种含锌的黄铜。
  (2)排比明清铜器中的锌含量
  在故宫院领导的支持下,有北京大学考古学院参与,拣选院藏明清铜器十余件进行了锌含量检测。结果检测确认:明宣德至清乾隆,宣铜器的锌含量比值,走了一个马鞍形的图谱线。从明宣德时期的13.4%左右,至明末的2%~3.3%左右,再到清康熙的6.7%左右、雍正的8.2%左右、乾隆的19.2%左右。其中“故142844冲耳乳足炉”锌含量比值为14%。
  (3)寻找近似比值的铜器,确证制造年代
  如果找到近似比值,并有准确年代的明宣德铜器,那么就可以认定“故142844冲耳乳足炉”是宣德铜器。根据这一思路,李米佳在青海省博物馆发现一件瞿昙寺旧藏的流传有序的“铜鎏金双耳活环瓶”,年款为“大明宣德年施”,史料记载为宣德二年铸造。它的锌含量比值为13.38%,与“故142844冲耳乳足炉” 14%的锌含量比值完全在一个区间。说明至少在检测数据上,“故142844冲耳乳足炉”符合宣德本朝铜器的特征。
  (4)唐卡上印证的外形
  宣德时期是否有小型的炉式铜器呢?李米佳又找到一条线索,西藏拉萨罗布林卡藏有一件唐卡——大慈法王缂丝唐卡,画的是宗喀巴的亲传弟子释迦也失(公元1355-1435年),宣德九年制造。这幅唐卡上清晰地画着一件铜炉,与一般意义上的宣德炉外形完全一致。
  3.铭款旁证
  李米佳还从铭款方面作了旁证。
  “故142844冲耳乳足炉”铸有 “大明宣德年製”铭款。清代王应奎《柳南随笔》记载高江邨之宣德鳅耳诗注中,曾将宣德款的书写者指向明初的书法家沈度。 那么,这件“故142844冲耳乳足炉”年款是否为沈度书写的呢?
  没有沈度直接书写的“大明宣德年製”,但在书画部同仁的帮助下,从沈度的字帖中辑出了“大明宣德年製”六个字,摆好位置后,出现了令人称奇的效果,简直就是沈度书写的。
  至此,李米佳先生确认:“故142844冲耳乳足炉”就是自古以来学术界、收藏界或热捧或存疑,但都遍寻不到的宣德炉标准器。
  杜廼松先生随后作了精彩的点评,他肯定了李米佳治学严谨的作风、丝丝入扣的推导,认为李米佳的研究成果,初步回答了宣德炉的质疑,其研究思路具有引导意义,值得他人借鉴。
  李米佳先生还现场解答了旁听者提出的问题。
  1.宣德炉已经是一种金属工艺的普遍称谓,明晚期及清代都铸造过“宣德炉”,只要符合宣德炉的基本条件都可称为宣德炉。就如同“景泰蓝,”并不一定非是明代景泰年间铸造的。
  2.没有过多关注器形是考虑到器形是可以用翻模子的方法来仿造。过于关注器形容易走向误区。
  3.只检测十余件明清宣铜器确实有些单薄,这是客观条件局限所致。今后会申请做一个研究课题,将故宫收藏的600余件明清宣铜器做一个检测排比,也许会有更多地发现。
  4.沈度书写铭款是一个很实在的旁证,从目前搜寻到的明人法书来看,由沈度书写宣德炉的铭款最为可信。有一种旁证,总比没有要好!
TAG标签耗时:0.053379774093628 秒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