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六讲:单国霖研究馆员《精审鉴定 充实藏品》和《上海博物馆书画展览运作及藏品管理》

2015-05-20

  12月22日和24日上海博物馆研究馆员单国霖先生在我院先后作了题为“精审鉴定 充实藏品”和“上海博物馆书画展览运作及藏品管理”两场学术报告。研究室聂崇正研究馆员和书画部主任曾君研究馆员分别担任学术点评和学术主持。来自院内书画部、器物部、宫廷部、研究室、故宫学研究所及其他北京市文博单位50余人到场参加。
  单国霖先生为上海博物馆研究馆员,原书画研究部主任。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从事书画研究、鉴定、展览等工作四十余年,在上海博物馆策划举办有“千年遗珍——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书画经典——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书画藏品展”、“世貌风情——中国古代人物画精品展”、“千年丹青——日本、中国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展”、“翰墨荟萃——美国藏中国古代书画珍品展”等十余个展览。还参与筹划赴日本、法国、美国等国家多个重要专题展览。曾赴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中国文化研究所、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史系、德国柏林自由大学艺术史系讲学。撰写论文八十余篇,百余万字,出版有《画史与鉴赏丛稿》一书。
  在第一讲“精审鉴定 充实藏品”中,单国霖先生主要介绍分析近十几年上海博物馆收购的书画作品的真实性、艺术价值及其入藏经过。因上海博物院与我院不同,没有清宫旧藏作为坚实的藏品基础,需要收购相当数量的精品以充实馆藏。上海博物馆大规模的书画收购集中在文革以前,主要来源于钱镜塘和吴湖帆两位书画收藏大家。文革后收购较少,特别是现在,书画精品多为天价,而博物馆资金紧张,大量的收购已变得非常困难。现阶段上海博物馆书画方面的收购主要在于拾遗补缺,明代台阁体书法和清代宫廷绘画是接下来收购的重点。接下来单先生以南宋艳艳女史《花蝶草虫》卷为例,从此图的风格特征、印鉴款识,结合对作者艳艳女史历史考察,详细阐述了此图的真伪鉴定过程,为现场听众展示了博物馆收购书画作品之前所作的一系列深入具体的学术鉴定工作。


  随后,单先生介绍了菲律宾庄氏“两涂轩”的书画捐赠概况。2002年庄万里先生子女遵从父亲遗愿捐赠两涂轩所藏书画233件,其中包括宋人《秋山萧寺图卷》、清王鉴《仿陈惟允山水图轴》、王翚《溪亭话别图轴》等重要画迹,还有大批中、小名家之作,为博物馆补充了大量有价值的书画实迹。为此,上海市政府为庄氏家族颁发了“白玉兰奖”,并在捐赠同年举办了“庄万里家族捐赠两涂轩书画特展”。特展结束后,上海博物馆在绘画陈列室辟出“两涂轩”专室,陈列部分捐赠作品,并定期更换展品。最后,单先生展示了上海博物馆近十几年收购的重要书画藏品,主要有南宋赵构真草书《养生论》卷、明董其昌《锡山图》轴、明文伯仁《秋山胜览图卷》卷、清高岑《溪山胜览图》卷、清吴宏《山水图》卷、清谢荪《山水图》册、清冷枚仕女骑行图》轴等。
  在回答现场提问的环节中,单先生谈起收购书画的经验教训,讲到上海博物馆曾经在嘉德拍卖图录中看到虚谷山水四条屏,当即决定买下,结果拿到作品时才发现有问题,后与拍卖行协商退货。从此吸取教训,收购作品之前必须仔细审查实物才可决定收购与否,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聂崇正研究馆员在学术点评中指出书画收购是一项需要很高鉴定水平和强烈责任心的工作。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平时需要随时关注市场中的书画作品,一旦发现可以填补馆藏空缺的精品应该严谨细致地进行考察,在确认真迹精品无疑的情况下,快速行动,积极出手。
  在首次讲座结束后的第二天,单国霖先生在书画部会议室进行了第二次讲座,主要介绍上海博物馆近几年大型书画展览的运作方式、策展经过以及文化影响和社会效果。讲座主要谈了三个方面的内容。单先生首先介绍了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门的建制。上海博物馆业务部门原来主要是陈列部和保管部,其中陈列部负责历代艺术陈列。文革后,上海博物馆将自身定性为艺术性博物馆,原先的历代艺术展变为专题分馆,陈列部也随之分为书画、青铜、陶瓷、工艺和陈列设计五组。这种情况直到1985年有所改变,因陈列部太过庞大,人员建制复杂不便管理,原陈列部解散,五组提升为书画研究部、青铜研究部、陶瓷研究部、工艺研究部和陈列设计部,五个部门相互独立,部门的文物收购和鉴定由各自负责,因此专业研究部对本馆藏品的收录情况都十分了解。

  第二部分,单先生介绍了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的展览工作。上海博物馆在老馆时,曾于1987年举办“四高僧”展览,并有研讨会。在此之前的展览都未出版图录和论文集,从此次展览后规定以后每次展览都出版图录和论文集,明确了上海博物馆举办展览的规制。1995年,上海博物馆搬入新馆。书画研究部针对当时绘画盲目反对传统,一味向西方艺术靠拢的不正之风,决心举办古代作品经典大展,希望通过展示古代名家精品巨迹对当时中国绘画的创作和发展起到无形的引导作用。这就是“千年遗珍——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随后单先生详细介绍了此次展览从筹备前内部观摩座谈会积极听取专家意见,到与故宫博物院和辽宁省博物馆洽谈合作确定展品,撰写展览计划书获得文物局批准,筹备图录出版工作和研讨会,到最后联系武警部队确保文物运输和现场安保等一系列展览策划经过。这次经典大展精品荟萃,盛况空前,在国内乃至国际都有相当的影响力,可谓国内成功展览的典范。但单先生也指出这次展览仍有不足之处,主要是在宣传出版环节只考虑到专业人士的需求,出版了精装的大部头图录,忽视了普通参观者的需求。而其他出版社看准这部分空缺,出版了图版配合通俗普及性说明的小册子,在展览期间大卖。上海博物馆在随后的展览中吸取教训,积极联系专业人员撰写普及性文章出版通俗读物,力图让每一次展览都最大程度的发挥效能。
  最后,单先生介绍了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工作人员的培养工作。当前高水准的博物馆工作人员,特别是鉴定人员的缺乏已是非常迫切的问题,因此对工作人员的培养是博物馆工作的重点。单先生将现有的培养的方式命名为“静态培养”和“动态培养”。“静态培养”是让工作人员参加学习班,短期集中培训,但效果往往并不显著。而“动态培养”是让工作人员在有一定基础知识的前提下,在工作实践中学习。如参与展览筹备,配合展品撰写相关论文,参与馆内鉴定工作等等,通过具体的工作逐渐积累知识和经验。此外,上海博物院还有相对严格的督促机制。每个研究人员都有相关选题,依据职称的高低每年需提交一定数量的论文。此外,参与展览筹备和研讨会的工作人员必须提交相关论文。而博物馆方面对研究人员的研究工作,如库房看画、论文配图等给与全力支持,以此培养新人,不断推动上海博物馆的学术研究。
  在观众提问环节,书画部有工作人员提出,若参观展览的观众有人提出展陈中一些现藏于国外的文物本属于中国,这些藏品不应送回,而应留在国内,博物馆应如何应对?单先生回答说,国外藏品在国内展览时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博物馆方面在举办展览之前,首先要确保展品来路清晰,切记走私倒卖的文物不能作为展陈作品。同时,还需向观众解释清楚很多文物在很早以前就以交流的形式流散出国,后被国外博物馆收入,因此不存在国外盗取中国文物的情况。哪怕有些文物确实是战争时代流散出国,博物馆本身也无权扣留文物,这类事件已超出博物馆工作范围。
TAG标签耗时:0.04810094833374 秒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