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福祥研究馆员讲述“康熙时期的养心殿”

2016-10-19

  2016年7月14日上午,宫廷部研究馆员郭福祥老师在兆祥所为大家奉上了精彩的学术报告——“康熙时期的养心殿”。讲座由研究室余辉主任主持,来自宫廷部、古建部、器物部、文保科技部等部门的院内同仁聆听了这场讲座。
  主讲人郭福祥,毕业于吉林大学考古系博物馆专业,现为宫廷部研究馆员。主要从事宫廷文物的保管、陈列和研究工作,研究兴趣集中在宫廷印章、中国钟表史和宫廷钟表收藏史、中西文化交流和宫廷生活等方面。已出版《中国皇帝与洋人》《明清帝后玺印》《清代帝后玺印谱》《钟表的中国传奇》《受命于天——故宫藏清代皇帝御用玺印》《时间的历史影像——中国钟表史论集》《乾隆宫廷玛纳斯碧玉研究》等著作多部。
   本次讲座是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之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系列讲座的第二讲,也是继王子林研究馆员“发现养心殿”讲座之后,又一场以养心殿为中心的学术研究成果汇报。
  养心殿位于整个宫廷建筑里面的一个重要区域。在清代雍正以后,它几乎成为皇帝处理朝政以及生活的中心。关于养心殿的材料从雍正以后开始增多,原状也有留存,而早期的情况却并不是非常清楚。今天的讲座,是主讲人对长期积累起来的材料进行分析研究得出的成果,其中,尤以国外传教士的材料为主。
  首先,主讲人结合图像资料介绍了养心殿在紫禁城中的位置和建筑特色,指出:从位置来看,养心殿处在整个紫禁城核心区域的中心区,交通四通八达,可退可进可守,适于皇帝居住;从建筑特点来看,以乾隆时期的宫殿图为例,养心殿区域内的空间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和封闭性,私密性较好,易于控制和管理。这也是明初建此区域时,将其作为皇帝一个重要活动场所的原因所在。因此,从雍正时起,养心殿几乎取代了乾清宫,成为以后各朝皇帝处理政务和生活起居的重要场所。
  作为一个集政务、生活、宗教于一体的多功用的建筑群落,养心殿在雍正以后的内部格局、陈设是依据实际需要而随时变化的。这通过养心殿的现状可以了解。根据现有资料图可以看出,养心殿掺杂了雍正以后各个时期的不同风格,如:勤政亲贤殿保留了雍正时期的特点;三希是典型的乾隆时期的样子;而东暖阁保留了光绪时期的垂帘听政的痕迹;隔扇、画芯等也都是晚清时期的风格。
  接着,主讲人回顾了以往关于养心殿的研究成果:总体而言,以往的研究都是以原状为基础进行的,而且基本都出自故宫人之手。傅连仲先生的《清代养心殿室内装修及使用情况》,依据相关档案对养心殿的建筑沿革、内部格局、室内装修及使用等情况进行了详细论述,是迄今对养心殿原状最为详尽的研究成果。此外,王子林老师的《养心殿仙楼佛堂及唐卡析》和《仙楼佛堂与乾隆的“养心”、“养性”》,傅连兴、许以林老师的《养心殿建筑》,以及周苏琴等老师的文章都可供参考。
  然而,关于康熙时期的养心殿,无论官私史料还是相关研究都非常稀少。主讲人通过长期以来对材料的梳理,发现目前为止对康熙时期养心殿的布局最为详细的描述是法国传教士张诚(P.Jean-Francois Gerbillon)的记载。
  张诚神甫1654年出生于法国凡尔登市,1670年进入南锡地区耶稣会香槟省修道士传习所。1688年受法王路易十四派遣和一批法国耶稣会士来到中国,进入康熙帝的宫廷供职。1689年,即康熙二十九年,张诚和葡萄牙传教士徐日升(P.Thomas Pereyra)一起作为翻译随从人员,参与由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等人率领的与俄国进行划界谈判的使团,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由于出色的表现,张诚等人受到康熙帝的赏识和信任,和其他几位传教士一起开始进宫教授康熙数学知识。因为学习的地点主要在养心殿,这些传教士得以有机会对养心殿进行细致的观察,张诚才在其日记中留下了关于养心殿的生动描述。
  《张诚日记》关于养心殿的记载共有数百字之多。日记首先记载了养心殿的总体布局:“我派人去请苏霖神甫和我们一同回到养心殿。它包括当中的正殿和两翼的配殿。正殿朝南,有一间大厅和两大间耳房,一边一间。……大厅的两个耳房都是大间,约十三呎见方。……”郭老师分析,张诚所见养心殿的两个耳房当时都是大间,还未分割出很多小的房间,由此可知,康熙中期的养心殿还是非常简陋的。他接着分析了《张诚日记》对养心殿正殿、东次间以及西次间的记载和描述。其中,西次间是皇帝临幸此殿时的晏息之处,因而张诚的记载尤为详备。主讲人同时结合清内府档案对这些记载进行了佐证。根据《张诚日记》对养心殿的记载,郭老师总结出三点:首先,日记的记载反映出康熙时期养心殿建筑的基本格局与现存状况是一致的。其次,日记提供了当时养心殿内外檐装修的一些情况,记载表明和养心殿现在的造型基本相同;即使是作为皇帝晏息之处的西次间,其装修情况也都相对较为简洁朴素。再次,日记对当时养心殿内的陈设记载明确、详实。正厅和作为工匠施工场所的东次间的陈设都相对比较简单;陈设物品最多的是西次间,记载也较为详细,包括学习用具、书籍、珍宝、印章等等和康熙皇帝有密切关系的物品。
  关于康熙时期养心殿的功用,主讲人结合张诚等传教士的记载和清代的诗文集以及起居注、奏折等档案材料,得出如下结论:第一,是养心殿造办处的制作场所;第二,是皇帝日常学习的场所;第三,是皇帝接见臣工的场所;第四,用作御膳处;第五,是小型的内廷铨选官员考试的阅卷场地。在养心殿的使用上,康熙朝与其前后朝都有着较大的差异。直到康熙六十一年,雍正释服,移居养心殿,这里才恢复作为皇帝日常起居和处理政务之处的功用,直至清亡。现在养心殿的内部状况就是雍正以后经过一代一代皇帝的修改逐渐形成的。
  讲座最后,听众们踊跃提问。问题围绕养心殿造办处、养心殿内部建筑的格局及其用途、养心殿建立之初的命名和功能、养心殿中电气化用品的进入,以及养心殿区域修复的状况等问题展开。对这些问题郭老师一一给予了细致的解答。
  余辉主任说:养心殿在过去几十年里,它的修复本身也已经成为了历史。这个历史还在继续,要靠在座的诸位延续下去。感谢郭福祥老师精彩的讲座!也希望诸位继续关注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的活动,以后我们将继续邀请名家学者,为大家奉上更多精彩的讲座。TAG标签耗时:0.082729816436768 秒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

主讲人郭福祥

主讲人郭福祥

郭福祥讲座现场

郭福祥讲座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