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研究院藏传佛教研究所赴宁夏、内蒙古考察报告

2017-02-04

  2016年10月26至11月1日,故宫研究院藏传佛教研究所一行四人组成的考察团由所长罗文华带队,赴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银川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额济纳旗等地考察。本次考察团以考察宁夏回族自治区、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境内西夏时期佛教文物遗存为主要目的,为未来开展西夏佛教历史及文物研究积累相关研究素材。西夏王朝尊崇佛教,其佛教艺术与中原地区和藏地都有着紧密联系,宁夏及内蒙古西部地区作为全国西夏文物遗存保存最完整的地区,为研究同一时期佛教史、佛教艺术史、汉藏交通情况提供了十分珍贵的资料。
  2016年10月26日晚8点,我们抵达此行的第一站——固原。固原古称大原、高平、萧关、原州,简称“固”,是宁夏省副中心城市,位于黄土高原的西北边缘,境内以六盘山为南北脊柱,将固原分为东西两壁,呈南高北低之势,海拔大部分在1320~2928米之间。同时它也位于西安、兰州、银川三省会城市所构成的三角地带中心,是宁夏五个地级市之一、及唯一的非沿黄城市,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晚餐过后,趁便参观了距宾馆不过百米之遥的固原古城。
  固原古城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清水河上游,六盘山东北,是古代丝绸之路东段北道上的重镇,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不了解固原的人,往往会把它当作西北一座偏僻无名的小城,可是,在两千年漫长的岁月中,这里却曾是明朝“声震九边”的“国家大军区首脑”的所在地,而一座元代的“直辖大都市”也曾坐落于此。曾经雄伟坚固的固原城,如今已严重残损,在历经岁月侵蚀和人为破坏后,特别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人为破坏后,仅仅余下了少量的断壁残垣。作为曾经的军事重镇,镇守在边疆要害处的“关城”,固原城是一座城坚池深、易守难攻的要塞,而如今,仅仅剩下固原外城的西北角保存还算完好,可以一睹固原城的巍峨风姿。

 
夜色中固原古城墙上的塔
  站在旧城墙上四处眺望,两侧大大小小的现代建筑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密集,守望其间的苍老城墙略显孤僻。原有的四座城门中仅余靖朔门,约150米长的的砖包城墙满是裂痕,一段墙体青砖残失仅余夯土,总长度不过几百米。不过,即使这样,仍能从残破中看到它昔日的巍峨风姿:墙体非常高峻,从一些破损坍塌处可以看到坚硬的夯土,至少包有两层砖。宽厚的墙体中内有乾坤,有狭窄的孔道可容穿越,是极富智慧的攻防机关。
  10月27日一早,我们冒雪步行到固原博物馆。固原博物馆是一座以收藏民族历史文物为主的综合性博物馆,全国重点馆,占地面积4万余平方米,建筑面积1.4万多平方米。整个建筑古朴典雅、色泽庄重、风格鲜明,已成为固原市的一个“亮点”,是展示固原古代文明的重要场址。馆藏文物1.4万多件(组),其中一级文物123件(组),国宝级文物3件。藏品中以春秋战国时期北方系青铜器和北魏、北周、隋唐时期丝绸之路文物最富特色。
  我们很幸运,该馆因维修关闭一年有余,今年十月份才刚刚重新开馆,正值维修改陈后试运行期间,所有展品按照新的陈列思路,作了很大的调整,展览主题分明,历史脉络清晰,内容博大精深,整个展览凝聚了固原六千多年灿烂辉煌的历史。在馆方讲解员的带领下,我们用一上午的时间高效地参观了全部展厅,展览以注重突出地方特色和民族特点为依据,再现了固原早期先民的历史和文化渊源,颇有收获。更幸运的是,我们亲眼看到经常在外流动的明星展品的真身,该馆的三件镇馆之宝——北周时期的鎏金银瓶、凸钉玻璃碗、北魏漆棺画。
  鎏金银瓶尤为珍贵,不仅工艺精湛,还具有典型的波斯萨珊金银器风格。该文物高37.5cm,出土于宁夏固原北周时期驻国大将军李贤夫妇的合葬墓,距今有1400多年。

鎏金银瓶
  令人惊奇的是,鎏金银瓶上的三组人物图案上竟然描绘了古希腊的神话故事,通过这些图案展示了“特洛伊之战”中帕里斯的审判、掠夺海伦及回归的场面。
  凸钉玻璃碗同出于李贤夫妇的合葬墓,碗高8厘米,腹深6.8厘米,通体呈现出碧绿色,晶莹剔透,碗体内还含有小气泡并且分布均匀。碗的外壁以两圈凸起的14个圆形装饰,上下错位排列。这件玻璃器对于1400年前的工艺来说也极其先进的了,想必当初也是当作十分珍贵的器物被引进的。
 
凸钉玻璃碗
  这两件器物明显带有异域风格,那么他们是怎么传入固原的呢?一千多年前的固原,是丝绸之路上众多城镇中的一个,丝绸之路上来往着很多进行贸易的商人,包括当时固原活跃着的精明善于经商的粟特人。专家推测,那时大量波斯和拜占庭的商品可能是被粟特人带过来的,当然包括这个精美的瓶子。粟特人也被称为胡人,所以这样的瓶子也被称为“胡瓶”。
  北魏漆棺画1981年发现于固原南郊的一处墓地,这座墓为夫妻合葬墓,随葬品多集中在墓主身旁,计有铜、铁、陶、金、银器及波斯银币、珠饰等70余件。男棺绘制有精美的漆画,棺盖、前档及左右侧板上绘有天河图、墓主人身前宴饮图、孝子故事画。根据墓主服饰、棺木形制及漆画内容推测,年代约在北魏太和十年(486年)前后,墓主人可能是鲜卑人。其中由单幅画面构成的连续孝子故事图,已构成了后世连环画的雏形。汉族的传统故事,以鲜卑装束的人物来表现,反映了当时当地的风土人情,为我们了解当时的社会生活提供了形象的资料。
  在固原博物馆,我们还看到了复原的清代固原城模型,这是固原城发展和演化2000年后格局上的最后定型,乃固原城的历史缩影。这座规模宏大的砖包城雄踞原州,享誉北方,成为明清以来西北地区的名城。“城”的出现,是中华文明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标志。固原古城不同朝代的修筑,同样显示了固原地域文明的进程和悠久的历史。
  走出固原博物馆,我们奔向须弥山石窟,该窟位于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境内,坐落在市城西北55公里处六盘山支脉的寺口子河(古称石门水)北麓的山峰上,须弥山属六盘山脉,山基以紫色砂岩,砂烁岩及页岩组成,海拔2003米,峰峦叠嶂,怪石嶙峋,山中流水,风景秀丽,是丝绸之路上著名的佛教石窟寺。它始建于北魏,西魏、北周、隋、唐继续营造,宋、明、清等朝代不断修缮,长期以来是自长安西行之路上第一个规模最大的佛寺遗址,被誉为“宁夏敦煌”。
在须弥山南麓,有一百多处石窟,总称“须弥山石窟”。“须弥”是梵文音译,意为宝山,相传是古印度神话中的名山,在佛经中也称为“曼陀罗”,依据佛教理念,它是诸山之王,世界的中心。北朝、隋唐时期的须弥山大型石窟艺术造像,就开凿在“宝山”诸峰的峭壁上,它和名震中外的敦煌、云岗、龙门石窟一样,都是我国古代文化遗产瑰宝,其开凿规模、造像风格、艺术成就可与敦煌、云冈、龙门等大型石窟媲美。与仅开凿在一座石崖上的国内大多数石窟迥然不同的是,须弥山石窟开凿在鸿沟相隔的8座石山上,格局奇特,各沟之间有梯桥相连,以方便游览。
  须弥山石窟现存石窟150多座,分布在连绵2公里的8座山峰上,自南而北大佛楼、子孙宫、圆光寺、相国寺、桃花洞、松树洼、三个窑、黑石沟8区。北魏石窟集中于子孙宫,以第14、24、32、33窟为代表,多是3~4.5米见方的中心塔柱式窟。塔柱四面分层开龛造像,第32窟塔柱多达7层。第24窟塔柱上层龛内雕刻佛传故事。北周石窟开凿工程向北发展,集中于圆光寺、相国寺区域,规模大、造像精,现存主要窟有第45、46、51、67等窟,都是平面方形的中心塔柱式窟。塔柱每面各开一大龛,四壁亦开龛,有的一壁三龛,龛形雕饰华丽。隋唐时的石窟主要分布在相国寺以北、以唐代石窟数量最多,一般4~5米见方,沿正壁和左右壁设马蹄形佛坛,成铺的造像配置坛上,5尊或7尊,多至9尊,不另开龛。第105窟是一座大窟,俗称桃花洞,主室内有近6米高的中心柱,柱四面和壁面开大龛,表现出磅礴的气势。第5窟(大佛楼)是一座巨大的摩崖造像龛,龛内倚坐佛像高达20.6米,是现存可数的唐代大佛像之一。
  在讲解员的引导下,我们主要考察了1窟、45窟、46窟、48窟、51窟。进入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须弥山入口处一座巨大的摩崖造像龛,高达20.6米的弥勒大佛,它高坐于唐代大中三年(849年)开凿的一个马蹄形石窟内,身披袈裟,头流螺髻;脸如满月,双耳垂肩,神情庄重,十分壮观。这座大佛比云岗石窟中最大的十九窟坐佛和龙门石窟的奉先寺卢舍那佛还高,是全国最大的造像之一。未走近观察,仅远远地看,那佛高大魁梧,耳朵就两人高,眼窝直径1米多,佛虽大,雕刻却显得十分精致。有专家说,这完全是一块完整的罕见巨石雕琢出来的,充分显示了中国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第45窟、46窟和48窟是须弥山最繁丽的洞窟,现存造像比较多,有比真人还大的造像40余尊,每龛内,有的是立佛,一般皆为一佛一菩萨。装饰性的雕刻很多,如幔帐式的佛龛;龛边龙嘴衔口的流苏;龛颔上的各种小佛;龛座下手执各种乐器的伎乐人,或吹横笛,或弹琵琶,或击羯鼓。窟顶围绕塔柱,还雕有一对相向手舞足蹈的伎乐飞天,披巾飘动,显示了北朝音乐艺术的盛况。第51窟由前室、主室和左、右耳室四部分组成,主室宽13.5米、高10.6米,是须弥山最大的中心柱式窟,后壁通宽的宝坛上并列3尊坐佛(一佛二菩萨造像)高达6米,装饰华丽,高大雄伟,实属全国现存北周造像中罕见的雕塑杰作。

须弥山入口处的弥勒大坐佛第5窟

须弥山石窟第1窟
  须弥山保存着造像350余身,题记33则,壁画7处,明代石壁3通,是中国古代佛教艺术史上的一笔重要的遗产,对于石窟艺术和宗教文化的研究,是不可多得的珍贵实物资料。北周石窟,数量之多,规模之大,造像之精美,在须弥山石窟中占有突出的地位。与北魏石窟相比,其最大的变化是中央塔柱小龛已不见,代之以大龛及发鬓低平、面相方圆、两肩宽厚、腹部鼓出的大型造像,给人以厚重敦实之感。
 
考察团须弥山上雪中留影
  参观须弥山石窟后,乘高速大巴前往银川,晚上八点抵达银川。10月28日早,我们出发前往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该馆位于银川市金凤区人民广场东街,总建筑面积30258平方米,整个建筑平面呈“回”字型布局,应和了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回”字,外墙装饰运用迦陵频伽、力士志文支座等建筑构件形象,四个大门也使用了极具民族特点的装饰图案,都是宁夏历史文化遗存的代表,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据馆方人员介绍,馆藏文物近4万件,有国家一级文物159件,三级以上珍贵文物4000余件,其中胡旋舞石刻墓门、鎏金铜牛、力士志文支座为国宝级文物。
  我们主要选择了该馆的通史展览大夏寻踪和丝路重镇两个展览作为此次参观的重点。大夏寻踪展览集中了西夏故地宁夏回族自治区自建国以来考古发掘的西夏文物精品三百余件,其中包括从素有“东方金字塔”美誉的西夏王陵出土的鎏金铜牛等国宝级文物和国家一级文物数十件,从西夏文字、西夏铸造、西夏瓷器、西夏佛教、西夏建筑等五个方面,全面、真实地揭示西夏文化的独特魅力,以及当今西夏学研究的最新成果,从而展示中华古文化的博大精深。丝路重镇展览则展示了从北朝至隋唐时期,位于丝绸之路孔道上的两个重镇——固原、灵州二地区考古发掘出土的颇具中西文化交流印记的遗迹、遗物,从而揭示出宁夏在丝绸之路上曾有过的辉煌与重要地位。北朝至隋唐是中国与周边甚至遥远国家交往最为频繁的时期,其他民族大量流入中国,而宁夏处于少数民族进入中原的丝绸之路孔道,优势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她特殊的文化底蕴。此外,我们还参观了名为“石刻史书”的岩画展厅,近距离地欣赏到很多宁夏岩画。
  中午,我们匆匆赶赴宁夏文物研究所,与该所的专家们进行学术座谈,了解当地西夏文物的概况。下午,我们参观西夏王陵。西夏王陵是西夏历代帝王陵以及皇家陵墓,承载着鲜卑拓跋氏从北魏平城到党项西夏的拓跋氏历史。王陵位于银川市西,西傍贺兰山,东临银川平原,海拔1130米至1200米之间,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地面遗址最完整的帝王陵园之一,也是现存规模最大的一处西夏文化遗址。西夏王陵营建年代约自11世纪初至13世纪初。西夏王陵受到佛教建筑的影响,使汉族文化、佛教文化、党项族文化有机结合,构成了我国陵园建筑中别具一格的形式。在中国119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西夏陵是唯一的以单一的帝王陵墓构成的景区。景区占地面积58余平方公里,核心景区20.9平方公里,分布9座帝王陵墓,200余座王侯勋戚的陪葬墓,规模宏伟,布局严整。每座帝陵都是坐北向南,呈纵长方形的独立建筑群体,规模与明十三陵相当。初建时每个陵园均有地下陵寝、墓室、地面建筑和园林,独立占地都在10万平方米左右,形制与布局大体相同。这些帝陵的外郭形制虽然有开口式、封闭式和无外郭式三种,内部结构却大体相同,分为角台、阙台、月城、陵城四部分。这些帝陵的外郭或宫城的长宽比例都在1.5:1.7之间,与史籍记载的兴庆府城郭的长宽比大致相当。西夏陵吸收自秦汉以来,唐宋皇陵之所长,又受佛教建筑影响,构成中国陵园建筑中别具一格的形式,故有东方金字塔之称。

西夏陵三号陵近景
 
西夏陵三号陵远景
 
考察团在西夏陵三号陵前留影
  傍晚,我们走出西夏陵,驱车前往位于银川市西北约50公里处的贺兰山东麓的拜寺口。拜寺口,原名“百寺口”,因此处曾有多达100余座的庙宇而得名。拜寺口内,坐落着一对古塔,称作拜寺口双塔,它们是一对砖砌佛塔,矗立在拜寺沟口左侧的一架紫色山峰前的一个方形平台上,两塔东西相距百米,就像两个孪生兄弟守卫在山口两旁,显得格外挺拔。双塔造型精美,均为平面八角形密檐式,塔身华丽,每层均用各色琉璃瓦装饰,塔顶上仰的莲花瓣刹座,承托着13层相轮作为塔刹。每面塔檐下中间各砌进一个浅佛龛,龛内有砖雕佛像一尊。在佛龛的两侧均饰有直径30厘米的圆形砖雕兽头,口含串珠,形象奇特,实属鲜见。
 
拜寺口双塔遥遥相望

拜寺口双塔碑记
  双塔形制相似,又各具特色。山口东侧的塔称为东塔,高13层,总高约39米,塔身呈锥体。每层由叠涩棱角牙和叠涩砖构成腰檐,腰檐外挑。塔顶上砌八角形平座,平座中间为一圆形刹座,上承“十三天”宝刹。二层以上,每层每面都贴有彩塑兽面两个,左右并列,怒目圆睁,獠牙外露,十分威猛。兽面口衔彩绘红色连珠。兽面之间,是彩绘云托日月图案。塔壁转角处装饰彩塑宝珠火焰。西塔也是13层高,总高约41米,较东塔粗壮,塔体比例协调,外形呈抛物线状,曾发现梵文、西夏文题记和元代银币等。西塔二层以上由数层叠涩棱角牙和叠涩砖构成腰檐,腰上砌成平座,外檐饰以圆形兽头构件。塔顶上承八角形刹座,刹座檐下,饰以并排彩绘莲瓣,转角处饰以砖雕力神,力神裸体挺腹,手托莲座,栩栩如生。刹座上承“十三天”宝刹。二层之上每面腰檐下均有彩塑佛像及装饰图案。各层壁面中心置长方形浅佛龛,龛内有彩塑动物和八宝图案,龛两侧为彩塑兽面,兽面口含流苏七串。呈八字形下垂,布满壁面。兽面怒目圆睁,獠牙外龇,威猛可怖。塔壁转角处有宝珠火焰、云托日月的彩塑图案,这些造像及装饰图案,布满整个塔身。在众多的造像中,有身着法袍的罗汉,有拄杖倚立的老者和神态潇洒的壮者。他们项挂璎珞,腰系长带,手执法器;有的伸臂,有的跳跃,动作自如,神态各异,充满了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宗教色彩。西塔正东面第十二层佛龛内右上侧,有西夏文。在第十层正东的平座上,放置着一个完整的绿色琉璃套兽。塔顶佛龛内置有一根六棱木质中心刹柱,直径约30厘米,刹柱上有墨书西夏文题记和梵文字。双塔建筑综合了中原佛塔传统特点,又把绘画和雕刻艺术结合起来,构成了两座雄伟壮观、绚丽多彩的艺术珍品。
 
考察团在拜寺口西塔下留影
  拜寺口双塔的建造时间并没有明文记载,但根据双塔周围散落的大量与西夏王陵同风格的琉璃构件残块,以及宁夏地方史志的记载,可以确定此处在西夏年间曾经建有佛寺,这两座塔可以基本确定与佛寺同时期建造,并且同为西夏武烈皇帝李元昊的离宫建筑的组成部分。此后双塔周边相关的寺庙建筑在明代嘉靖年间已经被毁。据考证、西夏时期境内佛教盛行,开国皇帝李元昊信奉佛教,“他幼晓佛书,通晓经文”,在贺兰山拜寺口修建佛祖院,寺庙规模宏大,随寺庙而建立双塔。近千年来,几经重修,得到群众的保护,双塔秀貌一直未改。明清时期,银川地区地震频繁,特别是清乾隆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739年1月3日)发生一次八级以上地震,双塔附近的建筑、房屋均被震毁,可是双塔却仍傲然挺立于崇山峻岭之中,这充分体现了当时西夏建筑业的高超技术。
  银川考察结束,10月29日一大早我们便搭乘前往巴彦淖尔的火车,于中午十二点一刻到达河套文化所在地——内蒙巴彦淖尔,下午参观了中国河套文化博物院。中国河套文化博物院,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文博中心,地处临河区五一街(开源路与金川大道之间段)北侧,该博物院是我国首个以文化丛命名和展示的博物院,其基本陈列将古往今来的河套人文历史融于一炉,目前,共展示文物5000余件(套),集中展示了河套文化萌生、发展、成熟、兴盛的历史全貌,是河套文化的一部立体百科全书。几千年来,边塞文化、黄河文化、草原文化和农耕文化在内蒙古河套地区聚集、融合、传承、积淀,形成了鲜明的地域特色、民族特色和兼容并蓄的河套文化体系。
  晚上十一点多,我们便坐火车启程,穿越巴丹吉林沙漠,连夜赶往此行的最后一个目的地——额济纳旗。抵达时已是第二天的上午十点半。下午,考察团首先参观了额济纳博物馆,该馆总建筑面积为9767.8平方米,展厅总面积为3535平方米,由秘境奇观、居延春秋、黑水流澜、民族风情、大漠朝阳、飞向宇宙六大展区组成,陈列展览以展示额济纳旗土尔扈特部历史文化为主线,依托居延、黑城等历史遗迹、文物,以图片展览、实物陈列等方式体现额济纳旗土尔扈特部历史文化精髓,共展出石器、玉器、铁器、书简、动植物标本、民族服饰等各类藏品2000余件。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古城遗址发掘出的很多文物,了解到一些关于旧城遗址的历史,也算不虚此行。
  10月31日,我们开始了艰险而又令人兴奋的巴丹吉林沙漠探险之旅。根据之前搜集的资料,我们知道在黑水城、绿城子等遗址中发现了大量西夏文佛经、释迦佛塔、彩塑观音像等,此行我们要亲眼看一看出土这些珍贵文物的曾经繁华辉煌的古城。
  带领我们穿越沙漠找寻遗址的是额济纳旗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刘鹏,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穿越怪树林景区,首先到达了红城遗址。红城遗址,蒙语乌兰德日布井,位于达来呼布镇南约28公里处,坐落在较平坦的戈壁上,是汉代居延边塞属国一个城障,规模很小。海拔高947米,面积529平方米,墙体残高7.6米,墙基宽4米,顶宽2.6米,南墙偏东的位置设有障门,整个城障遗址的墙体保存基本完好,东墙中部有个豁口,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红城遗址
  接下来我们穿梭于已无路的沙漠,又来到大同城遗址。大同城遗址位于内蒙古额济纳旗达来库布镇东南约19公里处,由内外两道城墙组成,这里因多圈马群、套捉坐骑而又称“马圈城”。此城建于唐朝中期,前身是北周宇文邕的大同城旧址,也是隋唐大同城镇和安北都护尉的治所所在地。唐朝开宝二年(公元734年)在此设置"宁寇军",以统辖该地军务。该遗址的墙体很是特别,密布着很多通透的圆孔。该处遗址周围是大片的沙漠,遗址沙化严重,很多处已坍塌而不成规模,慢慢将被沙漠吞噬。

大同城遗址
  继续在无路的沙漠上艰难地穿梭,又经历一番颠簸,终于到达了有名的黑城遗址。黑城遗址位于阿拉善盟额济纳河下游的东部,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距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所在地约20公里。因为旁边有黑水河流过,所以取名黑水城。黑城是北方党项族建立的西夏国古城,名叫亦集乃,就是党项语的黑水城。黑城规模很大,平面为长方形,东西长470米,南北宽384米,周长约1公里,内还存有1038年前建城时的木头。东西两墙中部开设城门,并加筑有瓮城,如今夯土城墙仍高出地表10米,从断口观察城墙,内有横木、绳索和荆棘勾连加固,城内中部和西部,原有街道及主要建筑还依稀可辨,建筑气势宏伟壮观。城内的街道和墙壁及整齐排列的木头檐柱,从流沙中露出。这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城市,所以在黑水城众多的建筑中,宗教建筑成为这座古城的一大特色,有佛教、道教和伊斯兰教等不同的建筑,其中以佛教建筑居多。在古城遗址的西北角上,错综无序的排列着五座西藏覆钵式佛塔,最高的一座有13米,塔身用土坯垒成,古朴,安详,虽经历了数百年的风沙侵袭,却依旧静静的守护在那里,成为黑水城独具魅力的标志。

黑水城西北角城墙上的藏式覆钵式佛塔
  城外西南方,一座穹庐式顶、壁龛样式的伊斯兰礼拜教堂也完整地矗立着。时光流经几百年,当我们来到这里,目之所及,已是流沙遍布官邸、寺庙和民居的颓垣断壁,到处散落着各种砖石、瓦块、生活器具以及瓷器的大量残片,有黑釉刻花、白釉褐彩、钧瓷和南方的龙泉瓷等,鲜明的印证了黑水城昔日的繁华与如今的沧桑。

黑水城外西南方的礼拜教堂
  黑水城着实很大,我们在城中转完一圈,一个多小时就悄然逝去,从城中走出已过午时。十月底这里的天气已经很冷,此时已不再是适合旅游的季节,所以大漠荒烟,了无一人,已然没有任何餐馆开业。幸亏我们的向导有丰富的野外经验,提前准备好了盒装方便面,我们在黑水城外的看守值班点借了开水,围着值班点里烧得暖洋洋的火炉吃了一餐热腾腾的泡面,也是别有乐趣。匆匆吃完,顾不得留恋屋内舒适的暖气,我们便启程奔赴下一个遗址。

考察团黑水城留影
  沙漠的路越来越难走,很多次,因为沙土的松软,车轮陷入沙里在原地打转而不能前行,我们不得不下车,为车减轻负重,才得以脱险。半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绿城遗址。
 
车轮深陷沙土只能原地打转
  绿城遗址坐落于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东南约45公里处,城址平面略呈方形,周长1205米,城垣夯土版筑,夯厚11~14厘米。墙基残宽3.5米,残高2米有余。北城垣东部置门,有瓮城。城内西部有一座残破的覆钵式喇嘛塔,瓮城内有已崩塌的类似土塔的残址,南垣内侧有一渠道穿城而过。城内文化层可分为上、下两层。有的学者认为,上层为西夏元代层;下层依据出土的灰陶片、砖瓦碎块及绳纹、旋纹、水波纹、垂幢纹及素陶片等考察,似为汉晋时期遗存,可能是汉代居延县城遗址。因为县城的主要职能是管理移民,组织农业生产,以建立控制匈奴、沟通西域的根据地,所以绿城子周围广阔的古垦区,应是当时从事农业生产的良好场地。据刘鹏介绍,方圆十几公里内,有城池、民居、庙宇、佛塔、土堡、瓷窑、墓葬群、军事防御设施等遗址400处之多,几乎都未曾发掘,这片区域未来将是考古学家的天堂。
 
绿城遗址
  在整个沙漠之旅的行程中我们还经过了红庙遗址、五座塔遗址以及很多不知名的遗址,有民舍、有沟渠、有寺庙、有残塔等,可见这一带曾经也是居住过人、有过繁华的地方,只是经过世事环境的变迁,这里不再适合人类居住,慢慢地淹没消亡在大漠中,但是这里遗存的一切却极其珍贵,成为追溯历史、印证历史的最宝贵的文化遗产。

红庙遗址

红庙遗址上残存的建筑构件--红瓦当、木柱
 
五座塔遗址
  此次考察我们走过了宁夏、内蒙两省四个地区的多处遗址,作为博物馆人,每到一处,博物馆是我们的必选之所,所以这一行下来我们参观了四个博物馆、八处西夏相关的遗址,非常充实,收获颇丰,了解和收集到大量西夏相关资料,将为藏传佛教研究所进一步开展西夏佛教历史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    
  考察团成员:罗文华、王彦嘉、马骥越、鲍楠TAG标签耗时:0.12837314605713 秒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