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文物研究中心举办“《究竟瑜伽鬘》汉译项目”专家座谈会

2011-01-07

  2010年12月22日,故宫博物院藏传佛教文物研究中心(以下简称藏研中心)举办“《究竟瑜伽鬘》汉译项目”专家座谈会。中国藏学研究中心陈庆英研究员、罗鸿博士、熊文彬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才让太教授,首都师范大学谢继胜教授,青海文都寺第二十六代昆氏座主噶尔哇•阿旺桑波活佛,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萨尔吉博士以及故宫博物院藏研中心秘书长王跃工,藏研中心王家鹏研究员、罗文华研究员等参加了座谈与讨论。
  《究竟瑜伽鬘》是印度后期密教大师无畏生护(Abhayakaragupta,11世纪后半叶~1125年前后)的主要著述之一。无畏生护写了两部关于佛教图像的著作,即《究竟瑜伽鬘》和《金刚鬘》,约成书于公元1100年前后。无畏生护在《金刚鬘》中称,如果把所有的内容放进一部著作,那么这本书必将篇幅过于庞大,不易阅读也不易流传,因此将其内容一分为二,即《究竟瑜伽鬘》和《金刚鬘》两部。《金刚鬘》叙述了如何绘制曼荼罗、以及如何来进行灌顶和开光。《究竟瑜伽鬘》则记述了曼荼罗内部各尊神的详细图像信息,对于佛教美术研究者来说意义重大。
  《究竟瑜伽鬘》在中国学术界还没有得到广泛的研究和介绍,更不用说翻译和整理了。在藏传佛教艺术史研究不断取得进展的今天,这一状况已经严重桎梏了今后的进一步发展,而日本以立川武藏为代表的学者已经在此领域做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2009年10月,藏研中心和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签署了第一个国际合作项目“《究竟瑜伽鬘》汉译项目”,即将《究竟瑜伽鬘》这部重要的图像学文献进行汉译,与他们的合作为项目的顺利进行打下良好的基础。
  目前汉译项目遇到了两大难题:一是尊神名称的翻译问题,自后汉至民国,从梵藏等文字译汉文经典数量庞大,尊神译名繁多,前后不一,有耳熟悉能详者,有鲜为人知者,有典雅周正者,有通俗易懂者,是依旧译名,还是完全新译?旧译名重复者如何选择?二是平行文本的处理问题,《究竟瑜伽鬘》梵藏文本均存世,且非止一个,仔细比较,颇有出入,或关系传承的不同,或仅抄者擅改,甚至是笔误,如何准确处理这些文献的异同,同样令人大伤脑筋。
  对于项目组遇到的难题,与会专家表示,由于国内图像学研究的基础薄弱,这个项目的实施意义重大,具有填补空白的作用,也必将带动起更多的学者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研究者继续从事这一领域的研究。对于定名问题,专家们认为,定名有很多种可能性的选择,应当具体分析,比如采用旧译名,则必须考虑到全书的统一和尊名的接受程度,如果采用某个时期或某个译本的固定译法,也会出现新的问题。如果新译名,能否为人所接受,以及让学者容易按照旧译名检索又成为一大问题。是选择常见译法,还是通过检索对照新旧译名则需要进一步的讨论。对于平行文本的选择,学者们也提出应当固定一个较好的梵、藏文本为底本,选择主要的其它诸本与之对校,对于较为重要的差异,应当详注并加以讨论,对于遣词不同类的差异,则罗列于注释即可,这是翻译经典的惯例。切不可抄录诸本而成一所谓“善本”,这只能算一个“影子”文本,属于新创造的梵藏本,为文献校勘所不取。
  随后,与会的各位专家学者们依次发言,报告各自领域的学术进展,涉及艺术史、语言学、历史等多个学科与研究领域,不仅为所有参会人员提供了新的资料和研究成果,也是多学科之间的相互交流与碰撞,为本项目的下一步顺利展开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思考的空间。
TAG标签耗时:0.026737928390503 秒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

藏传佛教文物研究中心举办“《究竟瑜伽鬘》汉译项目”专家座谈会

藏传佛教文物研究中心举办“《究竟瑜伽鬘》汉译项目”专家座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