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报道】雍正继位之谜的再探讨——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五十五讲

2019-05-08

  2019年5月7日上午,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董建中副教授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揭秘之旅,以雍正继位之谜的再探讨为题,拨开谜团。此次讲座为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五十五讲,由故宫研究院主办,研究室承办,研究室副主任王子林主持。



  董建中,河南沁阳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教授。研究方向是清代政治史。著述有《乾隆御批》《耗羡归公的制度化进程》等;译著有《洋镜头里的老北京》《州县官的银两:18世纪中国的财政合理化改革》《君主与大臣:清中期的军机处(1723-1820)》等。



  雍正继位,议论纷纭,继位之谜是清朝最大的谜案之一。是否合法,学界一直争论不已。关于雍正继位,合法说和非法说平分秋色。孟森、戴逸、王钟翰等先生持篡位说,董建中老师认为其合法,通过史料论证,以严谨的逻辑分析为我们讲述其观点。


  从康熙两立两废太子谈起。胤礽“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康熙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被册立为太子,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初四,以“绝无忠君爱父之念”等罪名初次被废。同年十一月,康熙命满汉大臣推举太子人选,又称“诸阿哥有钻营谋为皇太子者,即为国之贼也。”而在四十八年三月初日再度册立胤礽,三年后,五十一年十月初一再次废太子。此后大臣奏请册立皇太子,康熙并无再立储,从史料文献中记载“十年以来,朕将所行之事、所存之心,俱书写封固,仍未告竣。立储大事,朕岂忘耶?”“每览老臣奏疏乞休,未尝不为流涕!尔等有退休之时,朕何地可休息耶?”等,康熙并无立储之心。在二废太子的同时又对其他子嗣大家封赏,如胤祉为诚亲王、胤禛为雍亲王、胤褆为贝子等,可以看出皇权神圣不可侵犯,储权只能服从于皇权,二者不可调和。


  关于篡立说,孟森《世宗入承大统考实》“世称康熙诸子夺嫡,为清代一大案,因将世宗之嗣位,与雍正间之戮诸弟,张皇年羹尧及隆科多罪案,皆意其并为一事,遂坠入五里雾中,莫能了其实状。”王钟翰《清世宗夺嫡考》“年、隆之不可容,卒致或诛或禁,固有种种衅端;而非虑当初密谋,留为他日话柄,又何必过为已甚?凡此皆可作篡立之最好证据也。故分言之,则篡立为一事,阿、塞为一事,年、隆又为一事;合言之,则前者为主,后二者为余波。必合而考之,其事始明,其迹自显。”中皆有实据。


  在雍正继位的探讨中,董老师就遗诏的相关问题提出个人观点,即雍正继位是合法的。之前学界的一种说法是雍正篡改遗诏继位,将“十”改为“于”。但问题不是如此简单,在康熙四十七年的奏折朱批中“凡地方大小事关於民情者,必须奏阅”,而在康熙四十二年四月苏州织造李煦奏折的朱批中“特赐御草书扇二柄赐李煦,扇一柄尔即传于宋荦。”康熙写的是“于”而不是“於”,宋荦所上谢恩奏折中抄录此话,写的也是“于”。说明大臣也是完全认可这个“于”字的。这意味着,改“十”为“于”是完全可以成立的。雍正若是依据篡改过的遗诏继位,那这就是他即位的凭据,是第一等证据,当有人质疑他继位合法性时,他可以再度公之于天下;即便是雍正将篡改的遗诏销毁了,以后当他感到到需要时,完全可以再做一份出来。事实上雍正任何场合讲自己继位情况时,从未说起过这种遗诏。还有,雍正继位后,实行了中国历史从未有过的秘密立储的作法,若他真的是经篡改遗诏而得到皇位的,那么他的这种事先写好接班人的立储形式,也为不法之徒提供了最好的篡改机会。所以篡改遗诏的说法不能成立。



  隆科多是雍正继位过程中必须探讨的人物。许曾重先生就认为其中记述的隆科多与七位皇子面承末命,也就是听康熙口述传位遗诏一事,是雍正论证其继承皇位合法性的“唯一根据”。从孟森先生以来,不少学者都对此做过努力,比如杨启樵先生经考察得出结论:步军统领与护驾无关,隆科多始终未带一兵一卒闯入畅春园,诸皇子从未受到隆武力威胁。董建中老师认为,隆科多要同时满足五个条件:一,他在大统授受现场;二,他无力掌控场面;三,他与胤禛无密切关系;四,他位居顾命大臣,没有篡改康熙帝所指定接班人选的必要;五,他既是康熙帝的“忠臣”也是胤禛的“功臣”。那么,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隆科多忠实地传达了康熙立雍正为帝的遗命。


  董建中老师还用了台湾学者李学智先生收藏的满文《上谕档册》中的康熙遗言:“……雍亲王第四阿哥人……尊贵……我……很像……大统……把……交付……能……我……继位……坐说了。”此为满文的汉文直译,也就是:“皇四子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即皇帝位。”如果档册为真,那么这道满文上谕,就是雍正合法继位的最直接证据。可是有学者引用了它,却又说缺失了由谁继位的记载。董老师强调说,有了材料与逻辑还不够,研究者还要尽量抛开入主之见。


  董老师多年来潜心钻研清宫史,积累和搜集了大量的一手材料,将文物与史料文献结合,从历史信息的碎片中逐步抽丝剥茧,充分使用史料文献证据,运用各种背景和人物知识,得出的结论论之有据、言之有理,公正客观,这样严谨的治学态度和论证方法,是值得我们每位研究工作者学习和借鉴的。并且, 董建中老师讲座中能够以幽默风趣的语言,缜密详实的逻辑分析,为我们展现了雍正继位合法性。使现场观众意犹未尽,会后与董老师展开热烈的讨论。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