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博物院藏殷墟甲骨文整理与研究”项目举办林宏明学术讲座简报

2018-07-09

  2018年5月9日上午,研究室与古文献研究所承办的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第四十五讲,在本院宝蕴楼会议室举行。此次讲座名为“甲骨缀合经验谈——以故宫收藏甲骨为例”,由到访本项目组的台湾政治大学中国文学系特聘教授林宏明主讲,古文献研究所副所长任昉研究馆员主持。


  林宏明教授,1971年生于台湾,台湾政治大学中国文学系毕业,获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为甲骨学。2000年1月至2003年6月曾参与台湾中研院史语所“文字组甲骨整理计划”等项目工作。对甲骨缀合尤其擅长。



  任昉研究馆员首先代表古文献研究所对林宏明教授的到访表示热烈欢迎。她介绍说:故宫甲骨收藏位居世界第三,但只有少部分被公布。2014年,我们投标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故宫博物院藏殷墟甲骨文整理与研究”成功立项,受到了甲骨学界和相关学者的关注。其实立项伊始,我们就秉承“走出去,请进来”的理念。2015年,我们曾邀请台湾著名甲骨学者许进雄先生来故宫举办讲座,林宏明教授是第二位来故宫举办讲座的台湾甲骨学者。林宏明教授在甲骨文例、甲骨文字考释方面有独到的见解和突出的贡献,已缀合甲骨超过1000组,是当今完成缀合数量最多的青年甲骨学者。主要著作有《醉古集》《契合集》《小屯南地甲骨研究》等,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成果非常丰硕。


  林宏明教授先对受邀来故宫博物院举办讲座致以谢意,并表示十分期待故宫收藏的这批重要甲骨材料能够早日出版。接着开始讲座,以他的《醉古集》第207组为例,介绍甲骨缀合的重要性。他说:第207组是由屯南4050与屯南补遗244缀合,通过缀合后对甲骨刻辞行款的判断,这组缀合可作为“历组卜辞”早期说的重要证据。接下来,他从三个方面讲述甲骨缀合需要注意的问题。


  第一,甲骨缀合需要具备的基础知识。首先,要能区分龟腹甲、左右龟背甲、左右肩胛骨,并熟悉上面的纹路,进而能从残片判断出材料及所在位置。他以“卜兆方向”为例,说明任何有关甲骨载体的知识,都有助于缀合;并以两版故宫所藏甲骨为例,演示如何从残片判断材料及位置。其次,还要对旧著录书的特点有所认识。旧著录书往往存在拓影不全,如《前编》《簠室》等往往有的拓影未拓全,或存在一版分拓的情况。有的材料如《东文研》曾被火烧过,甲骨因此变形。还有的早期著录书,作者用笔描过拓片,文字粗细失真。


  第二,甲骨缀合需具备甲骨内容及文例等知识。例如,蒋玉斌先生通过考察经常见到的内容为“二告”的甲骨,发现其中“二”字与“告”字并不总是处于一条直线上,有时在左,有时在右,这些可以判断甲骨的方向和位置。还有,自己通过考察宾组卜骨骨面起刻位置的卜辞文例,发现通常刻辞起始位置高低,与卜辞长短没有明显关系。如有明显高低趋势,一般高的一边为臼角的一边。正反对贞卜辞,则不省略的一辞较接近臼角。这可以帮助判断臼角位置,进而判断卜骨的左右。林宏明教授表示,甲骨缀合有助于发现文例,而文例发现有助于缀合,对缀合与文例的深入研究,则有助于更准确地读懂卜辞。


  第三,甲骨缀合的方法与经验。林宏明教授说:过去认为缀合甲骨,先要熟读《合集》,具备各种甲骨学的知识,然后才能缀合甲骨。而自己通过多年的经验,认为:整理甲骨,一定要有缀合甲骨的意识。事前要掌握已有的缀合成果,在缀合甲骨的过程中,可以渐渐熟悉甲骨及相关知识。他还提出了帮助缀合的三个要点:(一)利用摹写甲骨,熟悉甲骨形态。(二)利用摹写甲骨,学习甲骨知识,熟悉卜辞内容,积累契刻文例,进而发现新的文例。与其以大型著录书作为缀合范围,不如先掌握其中挑剩和遗漏的内容,再将之与著录书已收的甲骨进行拼对。(三)拓展搜罗的材料,譬如应特别注意拓本、照片、摹本三种著录形式,不但可以互相缀合,还可以交互缀合。


  此外,林宏明教授还对故宫收藏甲骨的缀合工作,提出了积极的建议。他认为可从两方面着手加以思考:一是出土、收藏、流传脉络;二是根据内容或材料的特征。同时,缀合不能只局限于故宫甲骨,也要注意故宫甲骨与其他甲骨著录的关系,吸收已有文例进一步发现新文例。


  此次讲座,参加者除本项目组成员外,还有人民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的学生。讲座完毕,林宏明教授还对大家提出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交流和讨论。



  任昉研究馆员最后对林宏明教授的讲座作了简要总结。她说:林宏明教授以自己的经验,强调了整理甲骨必须要有缀合的意识;以自身的研究成果,说明甲骨缀合对卜辞时代的判断,可以提供有力的证据。通过今天的讲座,进一步印证了林宏明教授所做的工作非常出色,讲座也非常精彩,相信对故宫甲骨整理工作的提升,会有很大帮助和促进作用。今后,希望这样的学术交流成为一种常态。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