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文册之一
石鼓文册之二
石鼓文册之三
石鼓文册之四
石鼓文册之五
石鼓文册之六
石鼓文册之七
石鼓文册之八
石鼓文册之九
石鼓文册之十
石鼓文册之十一
石鼓文册之十二
石鼓文册之十三
石鼓文册之十四
石鼓文册之十五
石鼓文册之十六
石鼓文册之十七
石鼓文册之十八
石鼓文册之十九
石鼓文册之二十
石鼓文册之二十一
石鼓文册之二十二
石鼓文册之二十三
石鼓文册之二十四
石鼓文册之二十五
石鼓文册之二十六
石鼓文册之二十七
石鼓文册之二十八
石鼓文册之二十九
石鼓文册之三十
石鼓文册之三十一
石鼓文册之三十二
石鼓文册之三十三
石鼓文册之三十四
石鼓文册之三十五
石鼓文册之三十六
石鼓文册之三十七
石鼓文册之三十八
石鼓文册之三十九
石鼓文册之四十
石鼓文册之四十一

【明拓战国石鼓文册】

  石鼓又称“猎碣”,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文字刻石,因由10块坚硬的花岗岩凿刻成鼓形而得名。在这些鼓状的石头上镌刻着篆书文字,人称石鼓文。
  关于石鼓的雕凿年代历来说法不一。王国维、郭沫若、马衡、唐兰等考证为先秦刻,但对于确切时间看法不同。唐兰先生考证为秦献公十一年(公元前374年)。原石现藏故宫博物院。
  石鼓名称取所刻诗篇的前两个字,即《吾车》、《汧殹》、《田车》、《銮车》、《霝雨》、《作原》、《而师》、《马荐》、《吾水》、《吴人》。其内容系君王臣公们的征旅渔猎,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状况。每首诗十八、九句不等,为四言诗。
  唐时即有《石鼓文》拓本,但未见流传。目前可见最早拓本是明代安国“十鼓斋”藏的3本宋拓,即“先锋本”、“中权本”、“后劲本”,现都已流传日本。故宫博物院所藏为明代拓本,孙克弘旧藏,后归朱翼盦,朱氏去世后,家属遵其遗嘱捐献故宫博物院。
  此《石鼓文》册拓本浓墨精拓,麻纸挖镶裱。每半开纵28.4厘米,横15.5厘米,共18开半,每开6行,行5字。缺第八鼓,第五、七、十鼓每行只存一、二字。拓本有翁方纲吴云、蔡文陛等跋16段。钤“翁方纲尝观”、“吴云平斋曾读过”、“王广之印”、“黄菏汀四十七岁后所得”等收藏印130方。拓本每鼓前有红色标号字体,据翁方纲跋为孙克弘书。拓本有附本二:一为《石鼓文音训》拓本,共20开,额半开,2行5字,音训19开半,每开10行,行13字,至元年间潘迪书,茅亮刻石,钤印2方;二为《周伯琦临石鼓文》墨迹,共13开,每开6行,行5字,前附页有无款小楷题签一,钤 “周郎”、“安元忠印”等印26方。
  是本《汧殹》鼓之“鲤”、“黄帛”、“氐鲜”等字未损,“以”字大半尚存,《銮车》鼓“遒车载道”之“载”字尚存。经唐兰、马子云先生审定,为明初拓。
  《石鼓文》文字为大篆,形体特征独特,书法古茂遒朴。唐张怀瓘《书断》云:“体象卓然,殊今异古,落落珠玉,飘飘缨组。”
  拓本翻刻众多,以阮元张燕昌等所刻“天一阁本”为最优。
  此刻在宋欧阳修《集古录跋尾》、董逌《广川书跋》、陈思《宝刻丛编》,明杨慎《金石古文》,清顾炎武《金石文字记》、张彦生《善本碑帖录》、杨震方《碑帖叙录》等书中均有著录。郭沫若有《石鼓文研究》。TAG标签耗时:0.070824146270752 秒

撰稿人:尹一梅


关键词: 石鼓 猎碣 花岗岩 说法 王国维 马衡 “先锋本”、“中权本”、“后劲本” 孙克弘 翁方纲 吴云 至元 周伯琦 阮元 张燕昌 天一阁 欧阳修 顾炎武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