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新时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故事
故宫博物院纪录片《我们的清明上河图》发布

时间:2022-09-01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让更多文物和文化遗产活起来”的重要论述和批示指示精神,进一步提高文物研究阐释和展示传播水平,挖掘文物和文化遗产的多重价值,由故宫博物院独立出品的系列纪录片《我们的清明上河图》于2022年9月1日,在河南省郑州市举办的“第九届中国博物馆及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上首次与观众见面,向观众述说故宫人守护国宝背后的动人故事。


  《清明上河图》是一卷宋人写给我们的生活日记。大至寂静的原野,浩瀚的河流,高耸的城郭;小到舟车里的人物,摊贩上的陈设货物,市招上的文字,丝毫不失。随着历史的笔触,沿着春天的汴河,带领人们跨越时空,完成一场历时千年的旅行。


  本片历经四年的拍摄,用200小时4K超高清画面记录了30余位曾与《清明上河图》相关的亲历者和他们身边的见证者。从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室、文保科技部、数字与信息部、出版社中一代代亲历者的视角,带观众踏上讲述这幅传世名画前世今生的发现之旅。时至今日,与《清明上河图》打过交道的人或已去世,或已满头银发、步履蹒跚,然而文物保护的技艺与精神早已在一代代故宫人的传承间开枝散叶。


  此外,本片挖掘了大量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与《清明上河图》有关的一手资料,如冯忠莲摹《清明上河图》、《清明上河图》原始修复档案、《清明上河图》玻璃底片和胶片、《清明上河图》研究手稿等珍贵档案材料,都将首次通过荧幕与观众见面,向观众讲述这幅传世巨制背后鲜为人知、却又感人至深的鲜活故事。在纪录片的摄制过程中,通过人与物的故事,向观众绘就了一幅谁在守护故宫,故宫因何传承的生动画卷。


  从《清明上河图》重回故宫到今天,借由修复临摹的新生、伴随数字及多媒体技术的再生,关联现代生活的衍生,汲取文化血脉中的永生,《清明上河图》在故宫完成了一次次生命的演化。故事中的一代代故宫人,践行着博物馆“以物证史”的使命,开掘大众对文物认知的深度,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文物、历史与观众之间架起多元便捷的沟通桥梁,践行着博物馆人的初心与使命,诠释着继承传统不是一种机械的拷贝,而是带着生命温度走向未来的坚守与创新,彰显着故宫的活力与魅力。


  2022年9月1日起,《我们的清明上河图》系列纪录片将于每周四中午12点在故宫博物院官方网站、腾讯视频、哔哩哔哩等视频平台同步上线。

  《我们的清明上河图》四集纪录片见证了六十余年间几代故宫人如何秉承文物保护的初心。本片以《清明上河图》为纽带,秉持“四个故宫”的建设理念为主线,讲述《清明上河图》“临摹”“修复”“数字化”“学术研究”的故事,寻找《清明上河图》与故宫二者之间最质朴、真实的感情。


“不下真迹一等”的《清明上河图》摹本的诞生”


  第一集《匠心对画》,通过古画临摹师冯忠莲先生的一封家书,回溯她如何完成《清明上河图》全卷临摹的艰辛;曾亲手摹刻《清明上河图》印章的刘玉先生,回忆讲述摹本诞生的过程。他们的努力最终汇成一幅“不下真迹一等”的当代《清明上河图》卷,展现了上个世纪故宫人的工作日常以及生活点滴,匠心精神的流传。



“千年传承的修复技艺让《清明上河图》祛病延年”


  第二集《画险为夷》,通过珍藏在故宫博物院的一卷《清明上河图》原始修复档案,向观众揭示书画专家如何“会诊”古画“病症”,《清明上河图》如何在修复大师杨文彬先生手中平复如故、古画修复的技艺与精神如何在一代代故宫人的传承间开枝散叶、三代故宫人修复技艺如何代代相传留存至今。本片的第一集和第二集,统一从“平安故宫”的角度,回溯了几代文保工作者如何通过传统临摹修复技艺,为纸绢续命,弥合《清明上河图》在历史颠簸流转中所留下伤痕的故事。
 


“ ‘声’与‘画’的邂逅倾听《清明上河图》的画中音”


  第三集 《变画万千》,讲述在“数字故宫”建设推动下,围绕故宫博物院数十年来的《清明上河图》数字化历程展开的故事。玻璃底片、胶片摄影,诉说出上世纪影像故事;《清明上河图》音画项目,让其成为一幅有声音的绘画;超高清全画幅扫描和“故宫名画记”,不仅让《清明上河图》纤毫毕现,更让它触手可及。数字形态的《清明上河图》,也随着日新月异的科技一同演进。千年之间,曾被长期幽藏宫苑里的纷繁热闹,而从未能像今天这样,朝着大众,迎面而来。



“寻找张择端千年前的学画之路”


  第四集《出神入画》,则展现“学术故宫”与“活力故宫”建设中,如何将坚实的研究成果,转化为不竭的活力,注入《清明上河图》中的故事。本集汇集了数代故宫书画学者对《清明上河图》研究故事及成果。回溯杨新院长关于《清明上河图》的研究历程,讲述他与故宫前辈学者徐邦达先生之间的学术传承;跟随专家余辉老师前往开封等地,寻访《清明上河图》画卷外张择端的足迹,实现与千年前的古人“隔空对谈”。通过两条交织的叙事线,汇聚于一本5米长卷立体书《清明上河图》之上,讲述文物“活”起来的背后,代代故宫学术研究者们的初心与坚持。

  在近千年的流传过程中,《清明上河图》曾历经“四出五进”宫门的命运。自问世以来,《清明上河图》首先被北宋宫廷收藏。“靖康之变”后,《清明上河图》从北宋流入金国民间。元朝建立后,《清明上河图》再次进入宫廷,为皇家所有。到元代后期的至正年间,被从元内府盗出。后经辗转,在明代中期为权臣严嵩所得,后入藏明代宫廷。万历年间由太监冯保偷盗而出,至清代中期在民间流传,数易其主。嘉庆初年,《清明上河图》再次入宫,被收藏于紫禁城延春阁中,并著录于《石渠宝笈三编》里。


  民国初年,溥仪以赏赐的名义将此画偷运出宫。最终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清明上河图》回到已成为故宫博物院的紫禁城,自此《清明上河图》结束了它辗转流离的命运。

问题反馈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