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学人讲故宫】第一期——天子宸章:清代皇帝的宝玺

时间:2022-08-04

故宫是一座宏伟壮丽的宫城,是先民智慧的结晶,是华夏文明的缩影,是文化昌盛的镃基。建筑1050座,房屋8750间,藏品186万余件套,每一件藏品,每个建筑构件,甚至一草一木,无不闪烁着熠熠的文明之光,无不承载着深厚而广博的文化之脉。它又是一座博物馆,还是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地,更是一所学术研究重镇。


故宫研究院学术讲坛推出“故宫学人讲故宫”系列,故宫学人将多年的研究成果,付诸于传播,从“物”出发,致广大而尽精微,讲好故宫故事,讲好故宫文化。感知精美文物,领略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无穷奥妙。


2022年6月30日下午,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郭福祥作题为“天子宸章:清代皇帝的宝玺”专题讲座。这是“故宫学人讲故宫”系列讲座第一期第一讲。郭福祥研究馆员现为故宫博物院宫廷历史部副主任、故宫研究院钟表研究所所长。长期以来在故宫博物院从事宫廷文物的保管、陈列和研究工作。研究兴趣主要集中在中国钟表史和宫廷钟表收藏史、宫廷帝后玺印、中西文化交流、乾隆时期的玉器史和宫廷生活方面。讲座由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王子林研究馆员主持。故宫博物院故宫研究院和红旗联合主办。故宫博物院研究室承办。院内外听众300余人在线上聆听了本次讲座。


讲座嘉宾郭福祥研究馆员


讲座伊始,郭福祥研究馆员介绍了皇帝宝玺的简史。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秦王嬴政确定最高统治者的称号为“皇帝”,皇帝的印章称“玺”,自此“玺”成为皇帝印章的专用名词。从那时起,皇帝宝玺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玺”有公、私之分。凡是皇帝发布诏书或其他文告时所钤用的印章都具有公章的性质,人们称其为“御宝”“御玺”“国宝”等。它们是国之重器,皇权的象征。失去御玺则意味着对整个国家的占有权、统治权的丧失,意味着一个朝代的结束。秦以后的历代统治者取得政权后都要制作相应的御宝。宝玺在发展过程中数目由少到多,玺文由简到繁,体量由小到大,钮式由简到繁。


皇帝也制作和使用一些为自己所独有的表示收藏、玩赏性质的闲章。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所谓的传国玺,实际上是一枚吉语闲章。我们现今能看到的皇帝闲章的印记以唐代为最早。唐太宗李世民用其年号为印文,刻成了“贞观”联珠文印,铃盖于书画法帖之上,现在一些法帖上还能看到这方印章的印记。


唐太宗“贞观”连珠玺


据现有资料可知,明以前的皇帝闲章以宋代最多。金灭宋,裹挟大量内府珍宝而还,包括15方玉宝、7方金宝。随着时间的推移,明以前各朝代的皇帝宝玺存世者已经寥寥无几,只有明清两朝的帝玺有较多的遗存。特别是清代皇帝御用宝玺较完整地保存下来,除少数因战乱散失民间和海外,绝大部分收藏于故宫博物院。这些宝玺都是皇帝的御用之物,制作时多由皇帝下旨,由内府各作御用工匠完成,一般要经过选料、雕钮、选择印文、书篆、呈皇帝御览、修改、刻制、磨光、进呈等程序,要求严格,做工精细,极具皇家雍容华贵之特色。


接下来,郭福祥研究馆员从材质、数量、保存和使用四个方面详细向听众展现了清代皇帝宝玺的基本情况。


清代皇帝宝玺的材质丰富多样,主要是玉、石、木三种,此外还有金属、宝石、象牙、犀角等。其中玉包括和阗玉、玛纳斯玉、岫岩玉、青金石、水晶等,具有时代痕迹。石则是福建寿山石、浙江青田石、浙江昌化石等。


从数量上看,入关前宝玺只有“笃恭殿宝”一方。笃恭殿是沈阳故宫大政殿最初汉名,始于天聪十年(1637)四月。顺治帝福临登基皇位在此殿举行。清入关后,笃恭殿改名大政殿。此印应为清初顺治皇帝用印。但郭福祥研究馆员怀疑这是一方伪玺。


国家博物馆藏“笃恭殿宝”


顺治帝御用宝玺已知15方左右,现存实物6方,御笔书画上可见9方。康熙帝御用宝玺120方左右,主要是通过《宝薮》的著录,实物绝大部分流失。雍正帝御用宝玺253方左右,乾隆时实存204方,集中制作于雍正元年和六年。


乾隆帝御用宝玺1800方左右,数量创历史之最。且套印占有很大比重,诸如宝典福书、元音寿牒、回文组玺。多表达国家之盛和个人之荣,同一印文重复品很多,如古稀42方、八徵63方。




元音寿牒册


嘉庆帝御用宝玺500多方,主要是对乾隆帝的继承和延续。嘉庆以后,清政权渐渐失去往日的辉煌,衰竭之期将至。皇帝玺印亦反映出此种趋势。道光帝御用宝玺60多方,咸丰30方左右,同治20多方,光绪30余方,宣统50方左右。


清代皇帝宝玺主要集中保存在交泰殿、懋勤殿、景山寿皇殿三个宫殿。交泰殿位于内廷中轴线中间,是保存皇帝玺印的最高级别的宫殿。从乾隆至晚清,保存了二十五方国宝。宝玺置于宝座的后面和左右两边。宝盒为金漆龙纹,里面一层是金漆木盒,再里面是金的宝池,宝池中有宝垫、宝袱。


清代二十五宝收藏地交泰殿


懋勤殿在内廷乾清宫西庑之北,用来存放当朝正在使用的私玺。每当内府鉴定书画之后,都要将其交到懋勤殿用宝。寿皇殿位于景山之后,存放前朝御用诸玺。除此三殿,其他各个宫殿也散存有玺印,每个宫殿多则五、六方,少者一方。


清代皇帝宝玺主要用于皇帝御笔书画钤用、宫廷收藏的古今书画作品上钤盖和内府收藏的善本图书上钤用。《石渠宝笈》《秘殿珠林》著录作品的用印,即是在宫廷收藏的古今书画作品上钤盖。这些印章会提供许多重要信息,如乾隆皇帝有时在一幅画盖一百多方印章,这些印章并不是一次钤盖,而是经历了很长的过程,是他对一幅画几十年的关注的结果。


乾隆帝“三希堂精鉴玺”组玺


在报告的第三部分,郭福祥研究馆员从几个类别入手对清代皇帝宝玺进行赏析。第一类是皇权标志。清代早期,国宝随用随制,无一定制度,共29方。直到乾隆十一年,重新厘定排次,确定25方宝玺,注明各自的用途和适用范围。乾隆十三年改篆,是为二十五宝。此外还有盛京十宝,在乾隆十一年,入藏盛京凤凰楼。直到1915年内移至北京,现存故宫博物院。


第二类是治国方略之闲章。在清代皇帝的闲章中,每位皇帝都有玺文几乎相同的印章,如康熙帝的“敬天勤民”玺、雍正帝的“敬天尊祖”玺、乾隆帝的“敬天法祖之宝”等,都蕴含着相同的思想内容,即敬天法祖。敬天法祖是清朝历代皇帝一贯奉行的准则之一。这一方面是表明统治的合理与神圣,另一方面也保证了统治政策的连续性和一贯性。

在清代,皇帝们对勤政爱民同样极为重视,将其视为治理国家维护社会安定的重要手段,甚至把勤政提升到清朝祖制家法的高度。同样,民为邦本、爱民如子的思想在清代也得到较好的体现和实践。这些思想在清代皇帝的玺印中都有所体现。


康熙“勤民、兆民赖之、育德勤民”


乾隆“政在养民、与民用勤、乐万民之所乐”


为保持其统治的长治久安,皇帝们又必须调和随时有可能激化的满汉民族矛盾,把握好政策的适度和力度,自觉运用能为汉民族普遍接受的理论学说作为统治依据。其中儒家的中庸学说为清代统治者广泛采用,提出“宽猛相济”的“中道政治”策略。在清代皇帝的闲章中,有不少是依此而来的。如“和顺积中”、“执用两中”、“致中含和”、“致中和”等。


第三类是心性情趣之闲章。其玺文主要来自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尤其以《尚书》为多。此外还有以唐诗为主的名篇佳句和御制诗文,御制诗文类玺印以乾隆宝玺最为典型。由于皇帝的闲章多是根据他们的旨意而作,可以随时把自己的心情和感受落入印文,借以抒发一己之心性。这就为考察皇帝们的性格、情趣、思想和生活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窗口。


清代皇帝的玺印也多展现皇帝辉煌的人生历程,如乾隆帝的宝玺“信天主人”与平定回部,70岁时的“古稀天子之宝”,80岁时的“八徵耄念之宝”,禅位嘉庆时的“太上皇帝之宝”。此外,清代皇帝的宝玺也体现了他们的集体忧患意识,如康熙“戒之在得”、雍正“为君难”、乾隆“犹日孜孜”、“自强不息”、嘉庆“何以守位”等。


第四类是鉴藏玺。皇帝们在研习鉴赏内府收藏的中国历代书画作品之余,常常在作品上钤盖收藏印记,累朝叠加,有的竟多达几十方,成为清宫藏书画的一大特点。这些鉴藏玺或以收藏皇帝的年号为名,或以庋藏殿宇为名,抑或以艺术品著录为名,是鉴别清宫文物的重要依据。鉴藏玺最多的乾隆皇帝,其鉴藏玺钤盖数量多,大玺多,组合钤印多,且凸显自我,视觉冲击强烈。


第五类是宫殿玺。自顺治起即有刻制,到乾隆时数量骤然增多,举凡宫内外的重要场所,大者至一园一区,小者至一屋一室,大都刻制了与之相对应的宝玺。道光以后,呈现递减趋势,越来越少。宫殿玺与皇帝活动关系密切,反映出清代国家实力和宫廷苑囿土木之兴衰。在清帝后印章中,有一类组玺,一般三方一组,三玺的质地、钮制相同,其中一方为宫殿玺,另两方则为诗句成语玺,用以说明殿名玺中殿名的含义及来历。如“乐寿堂”与“知者乐”、“恭则寿”两玺相配,说明乐寿堂这一名称源于“知者乐,恭则寿”这两句话。


宫殿印玺印文


郭福祥研究馆员报告完成后,王子林研究馆员对讲座进行了总结和点评。郭福祥老师以其丰富的文物图片、印谱和详实的历史信息,为我们系统地阐释了宝玺的发展演变,特别是对清代皇帝宝玺的制作、材质、保存地点和使用情况,做了详细地讲解,使我们收益良多,获益匪浅。主持人对讲座内容进行了梳理,称本次讲座既增长了知识,对宝玺有了深入的认识,对故宫所藏宝玺有了全面而系统的了解,同时也是一次深层次的鉴赏活动,领略了宝玺的悠久历史和深厚底蕴。正如郭福祥老师所言:宝玺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它本身的价值,更重要的是真实地反映了历史和帝王的言行及内心追求、心理状态,是研究宫廷史、思想史、政治史的第一手资料。


在与观众的互动环节,有听众提问传国玉玺是王朝传承的象征,在和氏璧丢失后,哪一方宝玺可以代表王朝传承?郭福祥老师认为,民间传说中传国玉玺是皇权最有力的象征。但实际上宝玺只可能在王朝内部传承。如果一个王朝被另一个王朝所取代,新王朝是绝对不会沿用上一个王朝的宝玺。所以,在中国历史中并没有所谓历代传承的代表统治合法性的传国玉玺。只有皇帝通过自己的才德获得百姓的认可,才能确保政权的合法性。除此之外,还有观众就玺印的字体风格,清代皇帝宝薮资料等问题与郭福祥研究馆员进行了交流。

问题反馈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