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生自述:我在故宫三十年

时间:2022-05-17


  我是昌平县远郊一个农民家庭的孩子,六十年前那还是一个闭塞、落后的乡村,不像今天交通便捷,首都片刻即达。

  幸运的是,身为优秀党员的父亲,在言传身教中让我自小就接受了党的熏陶和教育,让我立志成为父亲那样的党员。
  1969年7月,我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我在村里先后当过大队会计、电工,因工作努力、成绩突出,1972年被大队推荐公社保送进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
  经过三年严格的专业学习,1975年9月毕业,我被分配到故宫,负责古代家具的保管与研究。


  当时对我来说,什么古典家具,什么黄花黎、紫檀,连听都没听说过,整个一完全陌生的世界,一个莫大的挑战摆在我眼前。
  我的一些同学听说后,也热心地劝我,那些破桌子、烂板凳有什么可研究的,你怎么不要求去管理和研究金石、书画或陶瓷呢?
  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一切听从党的领导,党让干啥就干啥;不管什么门类,都是工作,总要有人去做。
  而且我心中始终遵循一个信条,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认真投入,干一行就要爱一行、专一行。
  本着这种精神,我克服了挑战和困难,在故宫扎下了根。


  当时,正值文革十年动乱之末,故宫的事业百废待兴,库房文物管理基本上从零开始。
  库房内的积尘厚厚一层,走在上面像踩在厚棉垫子上悄无声息,不同的是稍一用力便尘土四起,呛人口鼻。
  工作服是库房处理的旧包袱皮做的,又糙又硬,贴肉扎人。当时的工作就是成年累月地库房调整,文物搬迁,整理核对,相当苦而且单调乏味。
  大晴天捆车、拉车,一天下来一身泥,真可以说是挥汗如雨。由于工作条件恶劣,宫廷组先后有五六个大学生调离。
  说真的,当时我也动过走的念头,但我最终坚持下来了,因为我怕对不起党员的称号,辱没党的光辉形象。


  进入八十年代,我们曾进行过一次关于党员如何发挥模范带头作用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党员要想在群众中起模范带头作用,就必须学习科学文化知识,钻研业务、精通业务,不作外行作内行,一切走在群众前面;否则,就会落在群众后面,更无从发挥模范带头作用。
  为尽快熟悉业务,我翻阅故宫博物院历年出版的《周刊》、《院刊》和《文物》等文博刊物,拜读了朱家溍、王世襄两位先生的文章,感觉获益匪浅。
  因而,我贸然登门拜访两位先生,之后便时前往常教。

朱家溍先生

朱家溍与王世襄

  1985年,王世襄先生编辑《明式家具珍赏》,我有幸在先生身边做了一些工作,对家具艺术的认识水准得以提升。
  朱家溍先生在故宫工作了六十多年,学识渊博,又平易近人,每次接触都令我受益良多。
  好像也是在1985年,朱老风趣地说,你是全国唯一专职保管、研究古代家具的人,其他人有专职保管而没研究,有研究的又都是业余,我也没有专门研究过,只是在与祖上留下的古典家具朝夕相处中感悟出来的。
  他的一席话,极大地鼓舞了我研究家具的信心和热情!



  故宫收藏的古典家具成千上万,只要用心多看、多摸、多比,再结合文献资料,不怕学不出来。
  从此,我在古典家具研究之路上不断前进,不断有新的收获和体会。
  我研究家具的诀窍也很简单,多看书、多摸实物、多动脑子,除此之外再无捷径可言。
  世间万物,都有其起源、发展、成熟、衰败的过程。就家具而言,每个时期有每个时期的风格特点,掌握了这些特点,并从中摸出演替变化的规律,这就是学问。


  当你下足了笨功夫,脑子里积累了成千上万、古今中外的家具的影像,面对一件家具,你可以立刻在同类器物中找到它的合适定位。
  鉴定的过程,就是“宏观着眼,微观评判”的过程。如我发表《清代广式家具》等论文,提出明清家具三大名作,即苏式家具、广式家具、京式家具各自的风格和区分,就是建立在到苏州、广州考察,反复对照故宫的实物和造办处家具制作的档案的基础上。
  我还通过档案解决了多件家具的时代问题,使长期零散保管的部分家具构件复原成一件完整器物。
  全身心投入和付出,使我对故宫收藏的家具熟稔于胸,提出了一些前人所未曾提出的新观点,1994年被评为副研究馆员,成为故宫博物院专门研究家具的第一人。

德生与王世襄先生

  对古典家具的热爱令我不会满足眼前这点成绩止步不前,研究员的身份也提出了更高的科研标准。
  正在这时,1995年故宫博物院党委派我去中央党校文化部分校进修。在6个月的党校生活中,我的理论水平和思想修养得到了很大提高。
  在熟悉故宫博物院所藏大批家具的基础上,我的视野扩展到了全国乃至世界,多次考察兄弟博物馆和个人收藏的古典家具。

胡德生与夫人宗凤英

  同时,在对家具的造型、工艺等进行鉴定和研究的基础上,加强了更高层次上的综合研究,并着力于挖掘物质遗存背后蕴藏的无形的传统文化和风俗,提出了进行古典家具文化研究的课题。
  如深入考察可以发现,家具的装饰纹样可以折射出先人的情感诉求和审美情趣,家具的布置和使用则可以反映古代的生活方式和习俗等。
  因而,迄今为止,我已发表专业文章三十余篇,出版专著近十部,被评为研究馆员,成为文博界知名家具专家。

《明清宫廷家具二十四讲》胡德生著

《清宫旧藏——紫檀家具精粹》胡德生著

《中国古典家具》胡德生著

《明清家具鉴藏》胡德生著

  学有所成、学有专长的我,将自己的知识无私反哺和奉献于国家的文博事业。我担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国家非物质文化保护工作委员会委员、文化部文化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并多次应邀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等学校和国家文物局等举办的培训班传授中国古代家具艺术与文化。
  在文物市场造假泛滥、文物鉴定混乱的今天,经常有一些人企图以假冒真、以次充好,慕名而来,让我开虚假鉴定书。
  但我恪守职业道德,不为威逼利诱所动,从来不假奸诈小人以颜色。


  2002年,通州一个中年人说他一件家具,请我为其鉴定,起初我不愿去,但他半月之内接连找我三次,我不胜其扰,才答应去看看。
  到他家一看,果真是一件现在移花接木、东拼西揍的床,毫无艺术价值可言,与他所吹嘘的明代黄花黎罗汉床一点不沾边。
  他还希望我给他开个证书,我直言相告。他一听,直哀求我:“胡先生,求您了,这东西紫檀博物馆陈丽华要要,你一说是黄花黎的,就能出手,然后咱们三七开。”
  我不为所动,他扑通给我跪下,眼泪也流了下来,哭着说:“胡先生,就等您一句话了,他们谁也不懂,您说是就是,然后咱们就分钱,对半分!”
  我说:“你就是给我金山银山,这句话我也不能说,我要对的起我的人格,绝不坑害别人,损人自肥!”
  说完我就夺门而出,自已打车回家。


  如今,回首自己的人生旅程,和故宫博物院三十多年来的工作和研究经历,我由衷地体会到,是党把我从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娃培养成大学毕业生,是党给我指明了人生的光明道路和赋予了人生的意义,是党教导我、激励我在古典家具研究上勇猛精进,成为学有所成的专家。

  在国家盛世重收藏、加强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今天,我将一如既往地继续研究古典家具,将古典家具所积淀的传统文化广为宣传,与广大读者分享,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提高人们的民族自信心。


- 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明清家具研习社”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