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浓郁 含英咀华

故宫博物院藏傅抱石作品展

绘画艺术

成就巅峰时期

1949年新中国建立至画家去世

  这一阶段是傅抱石取得最高成就的时期。新政权的出现导致社会制度、社会关系、大众审美等多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画家自然与时俱进,有所变化。1950年始,他陆续绘制出以毛泽东诗句为主题的诗意图,显示了画家对新政权的肯定与信任。此时他的心境与抗战时期截然不同,笔下的图画已然一洗旧时的阴霾沉重而显现晴朗浑厚之气。以往,傅抱石作画以墨为主,偶尔略染浅淡的颜色,此时,为表现新气象与自己的心情,画面多了鲜丽的青绿、朱红等色。“笔墨当随时代”,于此可见一斑。鸿篇巨制《江山如此多娇》及其多幅小稿、《龙盘虎踞今胜昔》、《芙蓉国里尽朝晖》等名作的频频问世均表明傅抱石对色彩的运用又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尝试新的表现手段为傅抱石的艺术开辟了新的空间,而真正令他名扬宇内的依然是更上一层楼的“抱石皴”。经过多年的沉淀与反复的锤炼,“抱石皴”一脱往日的狂放急躁而继之以潇洒率真的气质。笔墨看似疏简散淡,信笔为之,实乃精气内敛,健利飘逸。大处以气势见长,小处以细致取胜。全图所及无分巨细,浑然一体,使人不免叹为观止。《西陵峡》、《太华纪游》、《待细把江山图画》均是其巅峰之作。除技法臻于化境外,能够在国内外四处写生亦极大地推进了傅抱石的山水画。用石涛的名言“搜尽奇峰打草稿”来形容这一时期的傅抱石最为恰当不过。面对新的描绘对象,如何才能使之归于画幅且形神兼得成为画家必须解决的难题。这些难题既是对画家的挑战,也为画家展示超凡的才华提供了空间。异域风光与长白山、华山、镜泊湖、韶山、井冈山等名胜无一不被傅抱石付诸笔端。因各地情形相异而变化的不同皴法、构图俱尽其妙,有通神之工。于是,问题每每迎刃而解,佳构层出叠现。这一阶段的画作因其酣畅淋漓、洒脱灵动的笔墨深受人们的喜爱和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