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档案看宁寿宫门窗玻璃的安装——兼论西方传教士双重身分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