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德间宫廷的节庆娱乐】

  宣宗是个动静相宜的人,静的时候,可以书房静读,松亭独坐,月下听箫;动的时候,可以斗鸡走狗,驰骑围猎,惊天动地。正因为他有好动的一面,因此他也很喜欢热闹,在节庆时,常把场面搞得盛大气派,风光红火。宣德间宫廷从新年元旦、元宵节、中秋节到重阳节等都要举行盛大的庆典活动。
  一、华灯远胜上阳宫,午夜光摇百里红:元旦与元宵的盛大娱乐
  明朝的节日,最重要的就是新年春节以及随之而来的元宵节。
  大年初一元旦前,是旧年的十二月即腊月,腊月三十便是大年三十,新年的倒计时开始了,需要守岁和除夕。宣宗在这个时候已经按捺不住了,开始大摆宴席,在《腊日宴百官》中说“民庶从来逢蜡乐”,因此自己要与群臣同醉一场,并乘兴赋诗:“君臣契合皆千载,既醉无忘诵抑诗”。根据“曙色瞳眬晓正寒”一句,得知宣宗一大早就要在金銮殿设宴,“节逢腊日宴金銮”,这是与群臣同乐,晚些时候,还要与百姓同欢:“时和喜及群臣乐,岁晚还同万众欢”。大年三十夜,宫中还要守岁,直到次日凌晨,是为除夕。宣宗在《除夕》诗中,反映宫中除夕驱傩、换桃符、进屠苏酒的民间风俗和欢乐景象:“击鼓驱傩岁又除,千门光彩绚桃符。华夷玉制陈双阙,歌舞笙箫溢九衢。处处夜灯喧爆竹,家家腊酒进屠苏。履端明发同欢庆,愿播仁恩到海隅。”
  新年正月初一这一天,是新年元旦,即大年初一。这一天,宣宗常常要大宴群臣和各国使者,庆祝新年到来。每到此时,宫中便君臣聚会,觥筹交错,欢歌漫舞,丝竹悠扬。赋诗唱和,自是这些“台阁体”君臣们的保留节目。早在朱棣时,宣宗便参与过这种君臣唱和的娱乐活动,曾写了一首《元日朝贺应制》,既然是应制,当然就是应成祖之制而写:“三呼祝圣寿,愿过万年春。”既云“祝圣寿”,显然也不是称自己,而是称成祖。登极后,宣宗将父祖时代的新春庆典搞得更加风光热闹。同样地要与群臣唱和,写过一首《新正》诗:“凤历颁新纪,王正肇此辰”。当正月初一到来时,曙光初照,钟鼓齐鸣,君臣奉觞祝寿,互庆新春。当然宣宗不忘“祈谷及斯民”。宣宗六年(1431年)元旦,宣宗照例一大早便在宫中朝会群臣,接见外国使者,他在《辛亥正旦》诗中写道:“正殿初开澈晓钟,绣帘高卷见臣工。三朝礼乐遵明圣,万国衣冠庆会同。”元旦时君臣唱和,共庆佳节,宣宗赋《正旦》诗,描写各国使臣齐来朝拜和进贡以及新年欢乐的情景:“履端嘉节今朝届,筐篚来朝万国同。楼观瑞华余腊雪,海天旭日动春融。新年共乐逢亨运,多寿惟惭祝眇躬。太史观云知有喜,考占豫报协年丰。”
  正旦只是这个农业社会漫长新年节庆的一个序幕,高潮则是在正月十五日的元宵节。元宵节,宫中照例要举办盛大的鳌山灯会,搭建巨大的鳌山(彩扎巨龟),鳌身遍布各式灯笼,辉煌灿烂,几如白昼。宣宗恭奉太后,带着后妃宫女,前来观赏,有时则与众大臣共同赏灯。实际上,从正月初一的晚上(“元夕”)开始,已在皇城内张挂千姿百态的灯笼,有的像龙、凤等吉祥动物,有的像桃、李等祥瑞果物,有的像城楼,有的像寿星。入夜之后,东西两苑以及城内各处的灯笼亮成一片,与天上的星月竞相争辉。宣宗敕令朝廷官员入宫观赏皇城中的灯展。当官员赏灯完毕之后,宣宗又下令京城内外的平民百姓也可以入宫观赏。于是百姓扶老携幼,男女杂沓,如潮水般涌入禁苑。只见皇家园林内的花灯“制作精丽,铺张宏大,辉焕繁盛”,令人“目眩心骇”,应接不暇。连续十几天,皇城之中欢腾一片,盛赞宣德时期的太平盛世。(《东里续集》卷61)有时,宣宗则带着后妃,乘坐高大的彩饰龙舟,在太液池中漫游。湖中遍布莲花灯烛,随波荡漾,岸边树上、亭台楼阁上都挂满了灯笼,整个禁苑如同星海和灯火的海洋。宣宗不禁诗兴大发:“今夕何殊泛海游,莲灯万点照龙舟。”正因为宣宗喜欢张灯,因此太宗之子、其叔父汉王朱高煦便乘元宵时节,盛陈灯笼,并派人把新奇的灯笼送到皇宫,以探听宣宗动静。
  宣宗送走观灯已毕的其他官员后,总会留下几位台阁体文臣,通宵达旦地宴饮赏灯,相互唱和。这时,宣宗表露诗才的机会到了,于是挥毫写下咏颂元宵的诗章。在《元宵》诗中,宣宗描写元宵之夜是“天上重开不夜城,人间佳节近新正”;元宵节的主打节目鳌山灯火点了起来,“鳌峰万叠排云起,火树千枝赛月明”;与此同时,“紫殿彤楼浮瑞气,凤笙龙管协欢声”,一片笙瑟管弦之声。元宵节这天,“皓月当天夜正长”,盛宴广开,为太后献寿,“九华灯里开琼宴,万岁宫中献寿觞”。鳌山的背景,甚至是波平如镜的太液池:“鳌峰万叠翠巍巍,太液澄波一鉴开”,当时“宝月光随仙乐起,金莲花簇画船来”,看来灯展还延伸到水中,形成动态景观。宣宗在另一首《元宵》诗中还说“万炬遥连泰乙祠,上阳花树忆当时。何如一片天成景,万岁山前太液池”,表明也是以太液池为背景举行灯展的。宣宗在与文臣唱和时,曾一口气写过十首《元宵》诗,极尽华丽的词藻来描写元宵灯会,其中说到“玉泉春水浸瑶台,莲炬光摇画舫开”,表明北海琼岛附近的太液池上,遍布莲花灯,被夜游的画舫犁开一道缝。见此情景,宣宗不禁赞叹道:“总说六鳌来海上,谁知天上是蓬莱。”诗中还写道,元宵节是彻夜进行,笙歌不断,灯火如林:“九阳笙歌彻夜声,禁城灯火万枝明”,“凤城元夜景融融,万点灯光照九重”。花灯不仅繁多,而且照耀很远:“华灯远胜上阳宫,午夜光摇百里红。”鳌山不仅宽广,而且高大,直上九宵,“万仞鳌峰丽紫宵,九成音乐奏云韶”,“万朵金莲一色新,鳌峰耸翠接天津”,甚至灯月交辉,连成一片,鳌山彩灯仿佛神仙从天而降。元宵观灯,当然需要借助夜色,因此宣宗“特诏金吾开夜禁,要将乐事与民同”,结果是“灯城火市人欢集”,“金钥重门夜不关,六鳌海上驾仙山。灯光月色堪游赏,人在蓬壶阆苑间”。宣宗元宵夜大举张灯、“最喜良宵同宴乐”的目的,还是要与民同乐,共庆升平。他在诗中写道:“自是升平多宴乐,年年喜与万方同”,“欲因风景同民乐”,“天意分明庆太平”。
  宣宗在位的十年间,最盛大的元宵灯节要数宣德八年的那一次。一般的农历元旦,宣宗都要发布诏令,放假十天,让百官和百姓欢度新春佳节和正月十五的元宵节。然而,宣德八年(1433)的元旦,宣宗却意外地下令延长假日,从正月初一一直放假到正月二十五日,几乎长达一个月。(《皇明诏令》卷8、卷9)并且下令全国各地除正在斋戒的人外,均可饮酒作乐。北京城内张灯结彩,解除夜间不许通行的禁令,让百姓和在京官员们一道欢庆节日。据《明宣宗实录》卷98载,宣德八年春正月乙卯朔,“上御正朝受贺大宴文武群臣及四夷朝使。丁卯,庆成礼毕,中官奏常岁皆以今夕于皇城门及宫殿门张灯。上曰:‘张灯乐事,虽故事,但明旦方以庆成宴百官,余敬尚在,可以来夕张灯。’”这年元宵节君臣同乐之事,李时勉曾亲身经历,并有生动的描述,宣德八年癸丑正月朔旦,皇上受群臣朝贺毕,乃降敕谕道:“现在国家安宁,边境无事,时和岁丰,兵民乐业,这都是承蒙天地、祖宗眷顾的结果,也是你们文武群臣赞辅所致。现新年将始,上元节近,正当共乐太平。自正月一日为始,赐百官节假二十五日。官员除斋戒日外,与军民一起,都允许饮酒为乐。京师照旧张灯,五城兵马弛夜禁,都要遵礼度,以副朕怀!”正俯伏恭听的群臣,一下子跳起来欢呼。过了十三日,郊祀礼成,次日便赐百官宴,灯山也搭建成了。元宵节这天,“是夕,皇上奉皇太后于西苑,放灯观赏。又明诏文武百僚由西安门入,同观之。既夕,赐坐于圆殿万岁山前、太液池之上。环池至于山顶,万灯齐举,光焰烛天,晃焉如昼。命光禄设宴,教坊呈百伎,传宣群臣,乐饮至醉。既醉罢出,而月当午矣。”(《古廉文集》卷四,《元夕燕集诗序》)
  二、海宇清宁百谷丰,重阳嘉节万方同:其他节日的娱乐活动
  喜爱热闹和繁华的宣宗,肯定不会只享受元旦与元宵娱乐。他还主持并参与了许多大小节日的庆典活动,如万寿圣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等。
  万寿圣节是庆贺皇帝生日的节日。宣宗生于己卯岁(建文元年,1399)二月九日,每年此时,他照例会为自己的生日大举宴乐。宣德元年二月九日的那次万寿圣节,十分热闹。早在正月时,朝鲜国王李祹便遣陪臣李澄等贡马及方物,前来庆贺万寿圣节。到二月五日,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也前来朝贺万寿圣节。宣宗赐给他钞及袭衣。八日,以明天是万寿圣节,宣宗遣官谒告长陵和献陵。这一天,宣宗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客人,那就是袭封衍圣公的孔彦缙,他以贺万寿圣节,来朝贡马。九日,万寿圣节来到了,宣宗亲自到奉先殿及太宗皇帝、仁宗皇帝几筵前致祭,完毕后,拜见皇太后,然后来到奉天殿,接受满朝文武大臣的朝贺。由于为仁宗守孝,所以没有办酒宴,但自宣德二年起,宣宗每年的生日都要盛陈宴席,以示普天同庆。一次,庆祝生日时,宣宗写了一篇《生日赐蹇义等四人宴内庭诗》,在《序》中说:“我承继承大统以来,幸遇小康之世,现逢生日初度的时辰,此前甘雨夜降,万物沾泽。及平旦,天复晴朗,人情欢庆,群臣朝贺祝寿。然后我恭奉母后皇太后,也祝她老人家万年之寿,太后圣情悦怿。我不胜庆幸,自思德薄,竟然还能受到天命的眷顾,承欢太后的左右。蹇义、杨士奇、杨荣、胡濙你们四人,赞翼辅助我的功劳很多,我不能忘记,特地在我生日之际,赐宴内庭以表忠勤,并赋诗一章,以寓深意。”他的诗是这样写的:“九天日月绚祥光,万岁慈闱乐寿康。初度喜逢全盛日,赞襄有道赖贤良。”
  在元旦与元宵之间,还有一个小的节日叫“人日”,即正月初七,民间传说人日如果天气晴朗的话,将会子孙繁衍。宣宗在这天也开展娱乐活动,曾作《人日喜晴》一诗道:“由来人日取宜晴,共喜今朝霁色明。翠岛霞光连内苑,玉池水彩映层城。三阳新岁初开泰,万物当春总向荣。天地清宁黎庶足,愿同海宇乐升平。”
  接着该是清明节了。清明节一般为二月二十二日(今公历为四月五日前后),主要风俗为祭陵扫墓,但渐渐变成了踏青、游春和郊外散心的娱乐活动。宣宗好几次亲往昌平的天寿山拜祭,既展孝思,更一吐宫中郁闷之气,心情自然愉快得很。
  上巳节是农历三月三日,民间以出游和水戏为节日内容。宣宗在上巳节更是激情洋溢,临水修禊,曲水流觞,忙得不亦乐乎。曾作《上巳》诗描述自己的娱乐生活:“清明上巳接芳辰,乐事民间日日新。临水正当修禊宴,出郊多是踏青人。桑浓麦秀初沾雨,妇饁男耕各趁春。仰荷皇天沛时泽,独怜何以慰幸勤。”
  五月五日,端午节来到了。据说它是为纪念屈原而形成的以吃粽子和划龙舟为特色的节日。《明宣宗实录》卷110载,宣德九年五月五日,“端午节,赐文武群臣扇及宴”,并乘兴赋诗,在《端阳赐宴诗》的《序》中说:“朕思天下安宁,国家无事,也想到你们这些左右贤臣匡助辅翼有功,现在恭遇端阳嘉节,特赐给你们角黍(粽子)蒲醪,以表同乐太平之意。复制诗一章,以咏歌之。”他写的诗是:“南薰殿上日华明,文武衣冠总俊英。角黍蒲醪开宴集,何如往代赐枭羹。”有时,他还在端阳节那天赐群臣扇子,并在扇上题诗,作《端阳赐扇诗》,其《序》道:“端阳节来到了,天气开始转热,朕方向你们这些大臣咨询,敬修庶政,以协天时,以成天气长养之功。现特赐扇,并赋诗一章以勉之。”诗道:“金笺玉藻绚天光,炎景方中化日长。好播仁风弥六合,岂徒怀抱欲清凉。”有时,端午节这天,宣宗还携后妃乘龙舟游于太液池上。
  七月七日是七巧节,传说中的牛郎织女相会的节日,是古代的“情人节”。这天,宣宗也与后妃宫女坐在宫中月下,桌上摆着瓜果,举头仰望牛郎、织女二星,等待二星的相会。并题诗抒情,写《七夕》诗:“河汉鹊桥成,年年一来会。”
  八月十五是中秋节,宣宗这一天夜里,照例要与后妃宫女一起,在宫中或禁苑过中秋。举头望月时,有时会引起诗兴,在一首《中秋》诗中,宣宗写道:“太液池边灏气澄,今宵月色最分明。清虚台殿登琼岛,仿佛笙歌在玉京。”原来,宣宗是带着后妃宫女,来到的太液池边的琼岛(今属北海)上,坐望一轮明亮的圆月,常常赏月到三更半夜:“秋气已知过一半,夜凉不觉坐三更。人间何必非天上,却笑乘空看广陵。”
  九月九日重阳节,这一天有登高插茱萸花喝菊花酒的习惯,也是宣宗登山游乐的大好时机。他在这天或奉太后登万岁山,或与群臣一起宴饮唱和。他写过一首《重阳赐辅臣宴》诗,前面的《序》说:“今年禾黍丰登,人民康阜,又逢重阳节到来,天气晴朗,高空澄明,正是享乐太平的时候。朕念你们各位大臣,辅翼匡助之功很大,所以特赐花糕和菊酒。并赋诗一章,以表达朕的心意。”诗是这样写的:“海宇清宁百谷丰,重阳嘉节万方同。摘萸把菊开芳宴,益励群臣弼亮功。”他还写过一首《重阳》诗:“人间佳节又重阳,秋气将寒已肃霜。为寿共斟黄菊酒,登高还佩紫萸囊。”看到重阳节到,宣宗在宫中又有点坐不住了,他想乘农事已闲时出去围猎,这在明初尚有合法依据,所以在这首诗的最后,他写道:“朝廷岁礼论田猎,宗庙时思有报尝。农事已闲修武事,古人遗意未能忘。”他的三次巡边,都是在秋后进行的。重阳赏菊是不移的风俗,然而有一年九月八日,第二天就是重阳节了,而宫中的菊花尚未盛开,宣宗见后十分着急,写《催菊》诗表达自己的心情:“重阳佳节明朝是,何事黄花独放迟。酝酿寒香知已盛,妆排秋色想应奇。携樽载笔须游苑,叠玉攒金莫后时。固尔由来持晚节,尚无空遗朔风吹。”
  明代十一月的冬至也是一个较为重要的节日,一意游乐的宣宗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机会。规定冬至这一天,要给工匠两天假,而各地官员和各土司都要上表称贺。有些外国国王也派人来庆贺冬至,如宣德元年十月冬至到来前,爪哇国王杨惟西沙便遣使臣亚烈、郭信等来朝贡方物。冬至节这天,宣宗一般都要驾临奉天殿接受文武大臣的朝贺,然后还要大宴文武群臣及四夷朝使。(《明宣宗实录》)宣宗兴致很高,曾赋《冬至》诗庆祝节日:“旗影连霞彩,钟声促曙光。衣冠朝百辟,筐篚集多方。”
  以上众多的节日降临时,宣宗大都会在宫中宴集文武大臣甚至四方使臣,并设宴欢饮,与群臣同乐。席间演奏和表演宫廷音乐和舞蹈,为赴宴者助兴。宣宗还常常挥毫赋诗,记下这些热闹和壮观的场面,杨士奇、杨荣、杨溥等台阁体文臣也赋诗奉和,歌颂宣宗功德,赞美太平盛世。宣宗则在群臣的称颂声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歌舞升平的节日。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