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宫廷服饰制度及其文化内涵——故宫讲坛走进开封第六讲纪实

2019-03-24

  2019年3月23日,故宫讲坛走进开封第六讲在开封博物馆举行,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主任、研究馆员严勇先生应邀作了题为“清代宫廷服饰制度及其文化内涵”的专题讲座。


  随着清宫电视剧的热播,人们对清代宫廷服饰的好奇也与日俱增。本次讲座,主讲人结合大量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为听众详细讲授了清代宫廷服饰的制作工艺与文化内涵。让听众在收获知识的同时,大饱眼福,对于电视剧服化道出现的热点问题,主讲人都作了详细的解答。
 

主讲人: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主任、研究馆员严勇先生


  首先,主讲人介绍了清代宫廷服饰的制作过程及精湛的织造工艺水平。故宫博物院现藏冬朝袍前后式图样,图样上墨书签注着:“照此样明黄缂丝一件,”又注:“此件系缘海龙朝袍,所画海龙处须留原身地尺寸,以备京内绷做海龙。”这说明此图样要发交江南织造,织成袍服面料后送京内加工成衣。这简单地体现了清宫服饰的制作过程。


  服饰图样发往江南三织造后,由各局按样织制,三织造各有分工和特色。江宁织造局主要生产云锦,其花纹艳丽多彩,犹如天空中美丽的云霞,故名“云锦”,其中妆花织物工艺繁复、华丽美观,被誉为“织金妆花之丽,五彩闪色之华”。苏州织造局主要生产织锦、缎、纱、绸、绢等,以宋式锦、仿宋锦和缂丝最为著名。杭州织造局织造绸、绫、罗等织物,尤其以素色织物和暗花织物产量最大,质量最优。经文献记载,皇帝有时对自己所用服饰的质量好坏也亲自过问。


  清代宫廷服饰种类繁多,每种服饰都有其特定的使用场合。清代皇帝服装种类有:礼服、吉服、常服、行服、戎服、雨服、便服;清代后妃服装种类有:礼服、吉服、常服、便服。


  礼服是在祭祀、朝会等重大典礼时所穿的服装。皇帝礼服包括端罩、衮服和朝袍,后妃礼服包括朝褂、朝袍和朝裙。在清代宫廷服饰中,礼服的等级规格最高。


  吉服是帝后喜庆节日等场合穿用的服装。吉服包括吉服褂和吉服袍,吉服袍也即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龙袍”。如元旦节,按例应穿吉服七天;上元灯节,应穿吉服三天等;皇帝的生日万寿节,皇帝也要穿吉服七天,俗称“花衣期”;每年春耕开始前举行亲耕藉田仪式,皇帝也要穿吉服。 


  常服,穿用于大祀的斋戒期内,如先帝忌辰等一些小型祭祀(如祭枪刀神),及经筵、恭上尊谥、恭奉册宝等庄重恭敬的场合。清代服饰典制规定:“大祀斋戒如遇素服日期,皇帝御常服,挂朝珠……祭日如遇素服日期,行礼时衣祭服,礼毕后更常服。”在此场合穿常服是为了表示对先帝的崇敬。常服包括常服褂和常服袍,常服袍是圆领、大襟、马蹄袖、四开裾的长袍,常服褂是圆领、对襟平袖、身长过膝的长褂,色用石青色,穿于常服袍之外。常服的面料、颜色、花纹不像礼服和吉服那样有严格的规定,但大致也有一定的范围并相对固定,通常以素色和暗花为主。


  行服是清代皇帝外出巡行、狩猎、征战时所穿的服装,包括行冠、行袍、行褂、行裳、行带五部分。穿着方法是:行袍穿在内,腰间系行带,行袍上身外面罩行褂,下身系行裳。行服最大的特点是穿着时便于骑马出行和射箭狩猎,是满族独具民族特色的服装。


  戎服是皇帝参加军事活动时所穿的服装,主要是检阅军队时穿用的大阅甲。 


  雨服是清代皇帝在下雨时所穿的服装。清代服饰典制有记载,皇帝雨服有6种形式,都是明黄色。但故宫藏品中未见实物。


  便服是清代帝后日常闲居时穿用的服装,包括便袍、马褂、氅衣、衬衣、坎肩、袄、衫、斗蓬、裤等。便服具有形式繁复多样、颜色与纹样丰富多彩、穿着舒适宜人等特点。 


  主讲人特别强调,常服与便服往往容易混淆。两者最大的区别是,常服有马蹄袖,而便服是平袖。马蹄袖含有礼制之意,因此出席的场合更加正式,且常服可佩带朝珠。五品以上的官员才可佩带朝珠。朝珠中以东珠朝珠最为珍贵,只有皇帝、皇太后、皇后才能佩戴。
 

讲座现场


  接下来,主讲人详细阐述了清代宫廷服饰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封建等级社会,服饰的重要功用之一是标明身份等级。清代服饰制度十分严格,其背后的文化内涵即“贵贱有级,服位有等”的等级制度和君臣思想,用以体现皇家身份的显赫尊贵及神圣不可侵犯,维护封建集权专制的统治。


  清代的服饰制度,从高到低可分为三大等级:一是帝位级,包括皇帝及后妃;二是爵位级,包括皇子、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奉恩将军等皇亲贵族,以及公、侯、伯、子、男等民姓封爵者;三是官位级,包括一至九品的各级官员。每个大的等级中又有上下若干小等级,每一级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其相应服饰等级的限定,不得擅自僭越。清代宫廷服饰等级主要是通过服饰的质料、款式、颜色、纹样、饰物五大重要组成元素来具体体现的。


  此外,清代宫廷服饰也体现了满、汉文化的相互影响与融合。在中国古代,服饰是礼乐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服饰制度以其具有礼治教化和等级辨识的重要功能而备受历代统治者重视,他们无不在改朝换代、政权更替时制定新的服饰制度,以作为王朝更替的象征。正如汉代董仲舒所说:“王者必受命而后王。王者必改正朔,易服色,制礼乐,一统于天下。”


  清代也不例外,满族统治者在取代明朝后,全面废除了中国古代汉族服饰传承了上千年的宽衣博袖式,强制推行本民族具有游牧骑猎特色的紧身窄袖式服装,以衣冠服饰的改变作为王朝兴替的重要标志,给中国古代流行了上千年的汉族传统服饰以巨大的冲击和变易。清代宫廷服饰中大量使用皮料,一方面是出于保暖的实用性目的,但更重要是以此寓时时不忘先祖的关外旧俗之意。


  在外观式样上,清代宫廷服饰保留了满族作为游猎民族出于骑马射猎所需而创制的独具特色的服装式样,如紧身窄袖的袍褂、缺襟袍、披肩领、马蹄袖和四开衩等。这些独特的式样是清代宫廷服饰的最大特点,为清代历朝统治者自始至终所竭力恪守,在有清一代近三百年间基本上未做更易。


  但汉文化毕竟源远流长,根深蒂固,传统汉族服饰文化的力量依然十分强韧。满族统治者长期置身于这种博大精深的汉文化氛围之中,满汉文化不断地进行碰撞、交流和融合,清代宫廷服饰不可避免地也继承和吸收了大量历代汉族传统服饰的特点。


  在清代宫廷纪实性绘画中,也可见到乾隆帝身著汉装的图像,如佚名绘《弘历古装行乐图》、郎世宁绘《乾隆雪景行乐图》、郎世宁绘《乾隆岁朝行乐图》、佚名绘《乾隆及妃古装像》等等。可见乾隆帝确实是“屡衣汉服”。清代皇帝本人都难免汉俗之浸润和熏染,自然会引起臣下官民在感情上与行动上的巨大反响,以致诱发满人“下效”之举而争趋汉习,尤其是在满族妇女中这种仿效汉俗的风气更为强烈,以致于乾隆、嘉庆、道光等帝不得不多次下令予以禁止。


  皇帝服饰款式中的汉文化因素有哪些?主讲人讲到了清代皇帝朝袍的设计。如,为什么要上衣下裳?为什么有掩襟?为什么要镶边?为什么要设衽?等等。


  中国古代衣服起源之时,上衣与下裳是分开的。《易·系辞下》说:“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乾指天,坤指地。天人对应,观象制物(包括观象制“服”),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及思维方式的一个重要特色。这种上衣下裳的形制,就是由于对天地的崇拜而产生并进而表现在服饰上的形制,寓有以服饰之象与天地之象相感应的寓意。因此,人们所穿的衣裳也一样,上下不可颠倒,即衣为上,上为天,天则尊;裳为下,下为地,地则卑。推而论之,天子为上,庶民为下,因而说天子和庶民的关系,就同衣和裳的关系一样,上下不可乱来无序。由此,中国历代皇帝在制定服饰制度时都承继了这种寓含统治等级秩序的上衣下裳之古制,清代皇帝朝袍的形制也未能例外。


  此外,皇帝服饰的颜色和纹样也都体现着汉文化元素。在服饰颜色上,清代服饰典制中规定明黄色只有帝、后才可享用,其他任何人不得僭越使用。实际上,这种尊崇黄色的做法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色彩观的一种反映。早在《周易》中,就有关于黄色为吉利之色的记载,如“黄裳,元吉”。《汉书》也说:“黄色,中之色,君之服也。”按我国传统的“五行”思想来解释,“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分别代表“西、东、北、南”四方,“土”居中央,统率四方,而土色为黄。皇帝是中央集权的象征,把黄色用之于皇帝衣饰,则象征皇帝贵在有土,有土则有天下的至高无上的权威。因此,中国古代很多朝代都以黄色为贵,自隋唐以后,黄色成为皇帝服装上的御用色。


  在服饰纹样上,帝、后的礼服和吉服上大量装饰龙纹,其中皇帝的朝袍上就装饰龙纹达43条,龙纹也是中国古代帝王使用的一种专用花纹,表达的是“真龙天子、唯我独尊、至高无上”的政治权威意义。皇帝龙袍上装饰龙纹9条, 由于“九”在中国古代为阳数之最,是礼制等级中最高的一等,因此“九龙”也就成为皇帝的象征。《周易·乾》:“用九,天下治也”。表明 “九”之数为纯阳全盛,具有至高美德,用“九”则天下可政治安定。此外,这9条龙在全身的分布十分巧妙,由于肩上的两条龙从前后身均可看到,故穿上龙袍后无论从正面还是从背面看都是5条。这样,龙袍全身实际装饰的龙纹总数为9条,而在前后身的任何一个方向只能看到5条龙,巧妙地暗含了“九、五”之数,完全符合《周易》中天子为“九五之尊”的说法。


  本次讲座,主讲人为听众展示了大量故宫博物院院藏清宫服饰及织绣有精美纹样的衣料,结合清代纪实性绘画,为听众讲解了帝后不同种类服饰的差别以及与之相应的穿用场合,让听众能够更好地区分清宫服饰的功能以及服饰制度所蕴含的封建礼教文化。讲座最后,在场观众纷纷举手提问。主讲人对于电视剧中出现的清宫服饰问题以及讲座中的相关知识都作了延伸性解答,给予了更详尽的解释。主讲人与听众形成了积极而良好的互动,现场反响热烈。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