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讲坛”第一百五十八讲讲座信息

2019-10-09

讲座时间:2019年10月13日(周日)09:30-11:30
讲座地点:故宫博物院兆祥所
集合地点:故宫博物院神武门外西侧
集合时间:2019年10月13日(周日)09:00—9:20
讲座主题:寓兴:花木的图像史
主 讲 人: 王中旭

专家介绍:


  王中旭  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中央美术学院博士。曾获2008年度“敦煌奖学金”一等奖,2014年入选“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青年拔尖人才”。主要专业方向是古画鉴定与研究,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出版专著《阴嘉政窟——敦煌吐蕃时期的家窟艺术与望族信仰》、《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史  明清寺观壁画》、《千里江山:徽宗朝青绿山水与江山图》。2013年负责筹备“降龙伏虎尽神通——故宫博物院藏罗汉画特展”,2017年负责筹备“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2019年筹备“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


讲座提纲:


  2019年9月3日至10月31日,故宫博物院在午门展厅(含东、西雁翅楼和正楼)隆重推出“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这是国内外首次以花木题材文物为主题的大型综合展,以307件文物着重展示了花木题材文物,主要是花木画的演变历程及文化意涵。


  笔者在筹展的过程,根据文献记载对绘画实物的梳理、研究,提出了“花木画”的概念。中国土地广袤,花木种类众多,中国古人对于什么样的花木能够入画,在历史演变的过程中是有所选择和侧重的。大体而言,入画的花木通常需要具有两个特点:一是可观赏性,二是能够寓兴。观赏主要针对的是花的外形、容貌,寓兴强调的是花被投射的人的情感、品格,二者互为表里,相互关联。


  中国花木画与西方静物画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强调寓兴,注重体现花木与人的关系,譬如松竹梅菊就与文人的日常生活、情感息息相关,即使是以观赏性为主的牡丹、芍药,也要在花容的基础上强调富贵的特质,以及通过诗文或相关的故事引起观画者情感的共鸣。寓兴虽非花木画所独有,但最能体现花木画的内涵及特质,是理解、研究花木画的一把钥匙。


  本次讲座以“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展出的文物为核心,探讨中国古代花木是如何入画并成为独立门类的,并将着重展示宋元花木画的艺术之美及文化意涵。

发表论著:


论文:  

1、《敦煌翟通窟<维摩变>之贞观新样研究》,《艺术史研究》第十四辑,2012年;
2、《故宫博物院藏<维摩演教图>的图本样式研究》,《故宫博物院院刊》,2013年1期;
3、《唐寅<风木图>之年代、功能与创作情境》,《故宫博物院院刊》2016年第1期;
4、《唐寅<对竹图>性质、年代考——兼谈其罹祸后“归好佛氏”及“六如居士”印》,《美术研究》2016年第5期;
5、《传钱选<洗象图>真伪考辨——兼及晚明之前对《洗象图》的认识》,《故宫博物院院刊》2017年第3期;
6、《乾隆御容画及其空相观——丁观鹏<扫象图>、郎世宁<乾隆观画图>研究》,《故宫学刊》,2017年总第18辑;
7、《丁云鹏<释迦思惟出山像考>——兼谈丁云鹏晚岁画中的“枯木禅”》,《美术研究》2018年第2期。
8、《赵孟頫<红衣罗汉图>中的古意与禅趣》,《故宫博物院院刊》,2019年第4期。
专著:  
1、《阴嘉政窟——敦煌吐蕃时期的家窟艺术与望族信仰》,民族出版社,2014年;
2、《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史 绘画 明清寺观壁画》,开明出版社,2016年;
3、《千里江山:徽宗朝青绿山水与江山图》,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年。
主编:
1、《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展》,故宫出版社,2017年。
2、《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故宫出版社,2019年。

  此次“故宫讲坛”为公益讲座。因场地有限,讲座限80人,额满为止。有意聆听的朋友请登录故宫博物院网站www.dpm.org.cn,了解讲座相关信息,点击进入报名页面(https://www.huodongxing.com/event/7511859969511),填写姓名、身份证号、联系电话、邮箱等有效信息并提交,通过审核后,网站将自动发送预约号至登记的手机和邮箱,表示预约成功。报名时间:2019年10月10日10:00至10月11日15:00。讲座当天上午09:00-09:20,预约听众凭有效证件及预约号领取入场券。


特别提示:


  1、本次讲座活动地点在故宫博物院兆祥所,以活动网站发送的报名成功的短信为准,没有报名成功的无法参与此次活动。
  2、讲座位于非开放区,讲座过程中请您不要自行离开活动现场,如有特殊情况请联系工作人员。
  3、签到时间为9:00—9:20,请您安排好出行时间,务必按时抵达。

  4、请不要携带大型背包进入故宫博物院。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