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话剧《海棠依旧》将“赴沪省亲” 真实讲述民国国宝南迁史

2018-11-09

  “故宫热”即将登陆上海。2018年11月10-12日,由故宫博物院原创出品的历史话剧《海棠依旧》将在上海文化广场隆重上演,为观众揭秘一段波澜曲折却鲜为人知的故宫动荡史,于故宫人苍凉温暖的故事中,重拾中国近代文化史上不应被遗忘的记忆。


  近些年来,从故宫特展,到文创产品,再到故宫题材的纪录片,近600岁的故宫以众人不曾意料到的姿态,制造着一次次惊喜热潮,而一部由故宫人自编自演的历史话剧《海棠依旧》也以真诚敬畏的姿态走入了观众视野。在这部讲述故宫古物南迁的话剧中,匠心独具的故事结构、文雅深情的台词文本,令人起敬的故宫精神贯穿始终,敷以故宫人的真诚演绎,数度点燃观众口碑,被称为话剧界的另类范本。在结束了北京、南京、鼓浪屿几地演出后,该剧受邀参加上海文化艺术节,将于沪上开启这出好戏。


漫画版《海棠依旧》主题海报


  海棠是意象,南迁是缘起,热爱与担当是核心


  迥别于一般历史题材的舞台剧,话剧《海棠依旧》着眼独到,取材于六百年故宫史上一段荡气回肠却很少被提及的历史——文物南迁史。1933年,为防止故宫文物在战火中损毁,故宫人顶着舆论压力将文物迁移出北平,开启了长达十七年守护文明之火的长征之旅,在这条困难重重的险途上,护宝者们经历了生离死别的身心考验,向死而生,始终用生命守护着国宝和文化的安危。但在时间的洪流中,这段历时十数年、辗转上万里、守护上万余箱文物完璧归赵的文化长征险些被遗忘,故宫之外,鲜有人知道当时的故宫人究竟付出了怎样的艰辛与牺牲,才创造下被誉为“人类精神文明史奇迹”的壮举。


  作为一部折射真实历史的作品,《海棠依旧》聚焦于建院初期的故宫人,将他们还原于舞台上。在近两小时的剧情中,《海棠依旧》剧以古物南迁为主线,讲述了烽火连天、飘摇动荡的年代下,典守文物的故宫人顾紫宸一家的悲欢离合。 


海棠依旧演出剧照


  纵观全剧,海棠是意象,南迁是缘起,民国是背景,酸甜苦辣是滋味,热爱与担当是核心。即便对于不了解古物南迁史的观众来说,表面写文物,实则讲人情和使命的《海棠依旧》也依旧能打动人心,正是各种人情、亲情、爱情、友情彼此勾连碰撞,才让人们感受到,这些故宫护宝人用生命延续文化命脉的高尚情操不是空洞的口号。


  八十年后回沪,新故宫人诉说“沪上寓公”旧史


  《海棠依旧》所有演员以及编剧均来自故宫各部门一线,剧中提及的“文华殿、神武门”对外人只是景点,于他们却是朝夕相处的地方,这让居于斯守于斯的故宫人,有着专业演员无法体会的情感。对此,曾有人戏言,与文物厮守的他们,演别的戏没那么“专业”,但演这出戏,没人比他们更“专业”。


  该剧导演毛尔南慨言,“《海棠依旧》是当代故宫人与南迁前辈的坦诚相见,与典守之人的肝胆相照,与中国文化人的促膝长谈,虽然在戏剧专业里演员们略显稚嫩,但这却是一封用真情写就的家书”。


这些故宫人曾经都在上海工作过,故宫博物院驻沪办事处同仁合影


1950年一部分迁台故宫人在台中的文物库房前合影。背后的箱子上还贴着“沪上寓公”的标签


  谈到此次赴沪演出,该剧编剧王戈表示上海对《海棠依旧》意义十分特殊,“1933年古物南迁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存放地便是上海,这座千里以外的城市与故宫有着跨越八十余年的渊源。”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故宫博物院一万余箱文物便分为五批运到了上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故宫人用了“沪上寓公”四字给文物编号,“寓公”指流亡他乡的贵族,这似乎寓意着故宫古物因避乱远走上海的无奈,还有几分幽默的自嘲与揶揄。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演出地点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即离当时位于法租界亚尔培路的故宫博物院驻沪办事处不远,在故宫人看来,这种巧合更愿意被当作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召唤。《海棠依旧》将一如既往,带着当代故宫人的诚意,为南迁路上重要城市——上海的广大市民讲好这个动人并且真实的故宫故事,向曾经为保护人类共同文化遗产的前辈同仁致以崇高的敬意。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