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保护与整理”项目集中推出一批科研成果

  国家级重大项目“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保护与整理”子课题《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丛书主要负责人、我院研究馆员王素,为了宣传和提升本丛书的学术价值,引领和推动长沙吴简研究的深入发展,与上海古籍出版社著名C刊、素有“小文史”之称的《中华文史论丛》(中华书局的C刊《文史》俗称“大文史”)协商,希望在该刊集中推出一批科研成果,得到该刊惠允。最初组织了三篇高质量论文:第一篇是王素本人的《“画诺”问题纵横谈——以长沙汉吴简牍为中心》,第二篇是北京师范大学徐畅的《走马楼简牍公文书中诸曹性质的判定——重论长沙吴简所属官府级别》,第三篇是西南大学陈荣杰的《走马楼吴简“朱表割米自首案”整理与研究》。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凌文超闻讯,积极携其新作《走马楼吴简中的签署、省校和勾画符号举隅》前来加盟。现在,这四篇论文已在《中华文史论丛》2017年第1辑正式刊出,形成广泛影响。


  王素的《“画诺”问题纵横谈——以长沙汉吴简牍为中心》所谈的“画诺”,原是汉唐长官批阅公文的典制,传世文献记载甚多,向无疑义。但由于出土文献未见明确例证,研究者对其形制并不清楚。长沙走马楼吴简和长沙东牌楼东汉简牍中,都见有长官草书批字,该字是否“诺”字,曾引起激烈争论。直到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出土,见到长官所批规整“诺”字及减省“若”字,“画诺”之争才告一段落。本文作为纪念长沙走马楼吴简发掘20周年的重量级文章,回顾相关争论经过,结合早年高昌郡国公文“画诺”问题的讨论,将“诺”的字形演变及其符号化过程进行了梳理,为“画诺”问题讨论画上了圆满句号。


  徐畅的《走马楼简牍公文书中诸曹性质的判定——重论长沙吴简所属官府级别》根据长沙吴简公文书所见诸曹性质,对学术界极为关心的长沙吴简所属官府级别问题,给出了临湘侯国档案群的答案。陈荣杰的《走马楼吴简“朱表割米自首案”整理与研究》从散乱的竹简中整理出一个“朱表盗割官米自首案卷”,并将其与已知的“许迪割米案”进行对比研究,认为该案比“许迪割米案”案情更复杂、牵涉面更广、影响更恶劣,为贫乏的三国孙吴法制史研究提供的珍贵的素材。凌文超的《走马楼吴简中的签署、省校和勾画符号举隅》根据作者本人整理吴简簿书的心得,认为:吴简所见签署“祁”为临湘侯国丞名;“烝弁(?)”应作“丞弁”,“弁”是“丞”的佐吏,此处为“弁”代“丞”签署。吴简所见“若(?)”、“见”等字,实际都是表示“已核”的省校符号。吴简所见朱笔涂痕和“中”字,则都是表示“符合、正确”的勾画符号。


  本项目借助《中华文史论丛》集中推出一批科研成果,是一个让吴简项目走出故宫的新的尝试。本项目依托于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而古文献研究所目前有三个国家级重大项目,甲骨项目已在《故宫博物院院刊》2016年第3期集中推出一批科研成果,墓志项目已在《故宫博物院院刊》2016年第1期和《故宫学刊》2016年第2辑(总第17辑)集中推出两批科研成果,吴简项目需要另辟蹊径也势在必行。这次成功让吴简项目走出故宫,借助院外学术平台,集中推出科研成果,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典范,值得大力推广!

图书馆

图书馆

视听馆

视听馆

故宫旗舰店

故宫旗舰店

全景故宫

全景故宫

v故宫

v故宫